| 总站浙江在线
樊群亮:四十载坚守打铁“阵地”
2020-07-01 08:27:00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全媒体记者夏霞 通讯员 潘祖安 樊群亮/图

  缙云新闻网讯 “叮当……叮当……”一块火红的铁块放在铁砧上,冰冷的锤子落下,刹那间火花四溅……这番撞击人心的场景,是打铁师傅的日常,却也是打铁手艺日渐式微下难得一见的一道风景。

  在七里乡黄村畈村,就有一位打了四十年铁的老铁匠樊群亮,当打铁这个古老的行业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时,他至今仍坚守在打铁“阵地”上,风雨无阻,坚持不懈。

  今年56岁的樊群亮从17岁开始打铁,至今已有40个年头。这些年来,樊群亮打铁铺里打造的都是锄头、镰刀和耙子之类的农具,基本上是自打自销。他打的这些农具,有不少是批发给卖五金的商家,每逢县城集市,他也会去市场赶集零售。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居民使用的家用铁器及农民使用的中小农具等,全部都靠铁匠们手工锻打制成。打铁对技术的要求特别精细,也使得当时的铁匠很吃香。

  当年,家境困窘的樊群亮初中毕业后就跟随姐夫学起了打铁手艺。“这打铁讲究技术,要有眼力,能掌握火候。像火烧多长时间拿出锤打,要打多长时间等都要靠经验。”樊群亮说。

  打铁是门技术活,也是门重活。当年,对于身板单薄的樊群亮而言,学打铁的日子也是一种煎熬。打铁不光累,还枯燥。“我当时也逃跑了好几次,不过后来还是咬牙坚持下来了。”樊群亮至今还记得,学成出师后,他卖出了自己打的第一把锄头。“当时是一块五一把,有了第一笔收入,感到挺开心地,觉着生活有了着落。”

  “八十年代,农具销路旺,打铁生意很是红火,一天至少要打12个小时。那时打铁师傅也很多,全县大概有三十几个,原河宅自然村就有六七家打铁铺。”樊群亮回忆起过往仍记忆犹新。

  随着时代的发展,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打铁铺日渐门庭冷落。樊群亮说,如今机器能生产出各种看上去精美的铁制器具,生产量也大,冲击了传统的手工打铁方法;同时大多数农村的壮劳力都外出打工,加上现代农机的应用,传统农具的使用量自然少了很多。

  如今,一些老牌的打铁铺纷纷关门,铁匠也大多改行,年轻人就更不愿意入打铁这一行了。“我以前收过7个徒弟,现在徒弟们都下海赚钱喽。”樊群亮无奈地说。

  樊群亮一边说,一边熟练地锤打着钢铁,爱人也时不时会过来打打下手帮衬一下。但见他用特制的钳子从火炉里夹出烧得通红的锄头坯,放在一台机器下,用手脚控制着由机器锤打。“这是‘空气锤’,一些重活就让它来完成,但细活还要靠传统的手工,比如要把农具修得精致耐用,还得靠手工锤打。”樊群亮笑了笑。

  樊群亮说,为了延续这个手艺,自己近年来也给打铁铺添置了一些机械代替劳力,倒是提高了不少效率。15分钟后,一把锄头打好了。这在以前,一个技术过硬的铁匠也得花30分钟来打造。

  长年的打铁生涯,让樊群亮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的职业病。“以前打铁全靠人力,谈不上什么切割工具或是空气锤之类的东西,你必须用上全身的力气才能完成打铁任务。大冬天的时候,握着冰冷的铁,每刻用劲的手抬都抬不起来。”樊群亮说。

  因为对质量要求高,樊群亮打的铁器在经过简单整形后,都要经过几次炉火和铁锤的锻造,传统的锻造工艺,令他的打铁铺生意还算不错。

  樊群亮说,干了这么多年打铁手艺,把孩子培养成人,也造了房子,自己心里已经很满足了,不过这打铁手艺还得有人来干,有一技在手总是好的。“孩子也劝过我,说打铁这么辛苦,干脆别干了。可我想想,这打铁也还是有市场需求的,再说都干了这么多年,对打铁手艺还是有情怀的,就一直打到老吧!”樊群亮依旧信心满满地坚守这打铁的“阵地”,割舍不下。

编辑:郑伟勇

标签:
分享到: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