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很幸运 我和他们一起共事” ——胡源乡乡镇干部抗疫日记
2020-02-14 08:58:00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通讯员 林凡皓

  

       序

  我叫林凡皓,是胡源乡的一名普通乡镇干部。在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出现了无数“逆行者”,他们冲锋在前,战斗在疫情防控的第一线,他们职业各不相同,有医生、有公安、有……还有乡镇干部,这篇文章摘自我自己的日记,希望大家能了解一些发生在抗疫一线,乡镇干部身上的“抗疫”故事和感悟。

  1月23日

  昨天全乡有驻村的小伙伴开了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部署会议,都下村开展武汉返乡人员排摸工作,当时我并没有太在意,毕竟我抽调在外一年刚回到乡里没有驻村,今天乡里又召开了胡源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再部署会议,了解到浙江省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启动了重大公共突发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第一反应,兄弟们的年初二之约(我有两个好兄弟老武、老黎,和他们从小玩到大,现在他们一个在长沙、一个在杭州,所以我们每年年初二有个“兄弟之约”)我又没法参加了;第二反应就是赶紧上网,了解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相关内容,并做好假期泡汤,进入备战状态的心理准备。

  1月25日

  乡里召开了胡源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例会,丁书记给我们全乡干部每人发了5个口罩,会议临了,叫住我,你陪镥巍下个村吧,你以前就是柘岙口的驻村干部,那你熟悉,现在柘岙口有个重点户。

  路上和镥巍聊天,镥巍问我:“皓哥你怕吗?我是挺怕的,万一那个重点户真的有病毒,我们也就这么一个口罩防护,还是会传染的。”我一愣,在乡镇待了五年,扑过火、抗过洪,在最危险的时候去观测过地质灾害点,似乎自己每每只是事后回想起来会害怕,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只是觉得大家都在做,自己也就做了,没想过什么怕不怕的,被他这么一问,不禁想起自己家还有个怀孕临产的老婆,她的抵抗力肯定不如自己,万一自己携带病毒回去,不但会传染她,同时也会传染到她肚子里的宝宝,突然有些害怕,看着自己身边的镥巍,突然想起他是个参加工作不到半年的“小伙”,自己作为“前辈”,在这种必须我们去做的事情面前,肯定不能有负面情绪,半调侃地安慰他道:“乡镇干部哪会有怕的东西啊。”

  到了村里,镥巍联系了村里干部,安排各项工作,井井有条,开展日常宣传工作、对外来人员再排摸、对居家隔离观察人员随访,来到重点户家中,熟络地和他们聊天,提醒他们注意各项相关事项,给他们量体温并做记录,完全看不出他是个“新人”,看不出他觉得害怕,可能就是这样吧,乡镇干部心里不管多害怕,但是来到村民的面前,他们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容许他们显露半点害怕,像个英雄,不对,就是个英雄!很幸运,我和英雄一起共事。

  1月26日

  确定我是要放老武和老黎鸽子了,给他们一人发了一个安慰红包,表示歉意,免不了被他们“骂”了一顿,事实上他们也很理解我的工作,毕竟作为乡镇干部兄弟,被放鸽子早已习以为常。

  今天乡里来了一批温度计,发放给村里,我陪郑超下村,给超哥打“下手”,“条件”是他匀我一个口罩,因为我的口罩昨天下村都递给村里干部了,超哥到了村里把温度计递给自然村负责人,村负责人说:“怎么又送温度计来啦!”我一愣,不是今天才发的温度计,我就顺口问了句,才知道超哥,早就自掏腰包给村里买了温度计、口罩,因为自然村不比行政村,有很多村干部,通常只有一个自然村负责人,负责村里大小事宜,恰巧自然村负责人轮到在卡口值班,问超哥要不要找个村民带个路,超哥摆摆手说:“不用了,天天走,我都认到了。”

  到了村里,开展日常宣传工作、对外来人员再排摸、对居家观察隔离人员随访,途经村内一个路口,有好多村民聚集,超哥径直上前劝离,我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随手发到自己兄弟的群里,老黎直接@我“现在不是不允许聚集吗?还这么多人不带口罩,多危险”。我答复“是不允许聚集,所以要劝离,劝离当然要走到他们中间去,你站老远地喊话劝离,在村里是没效果的”。如果这样的处境和场景算危险,我想每个乡镇干部曾将自己置身于这样的危险之中,我又在家族群里发了一句话,@了老黎,“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就是有我们这样的乡镇干部替你负重前行。”哈哈,给自己脸上贴贴金。

  1月29日

  今天是我老婆的预产期,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给老婆大人请安,顺带了解下情况,老婆和我说完全没有感觉要生,又开始了一天的日常工作,下午,家里给我打来电话,和我说老婆进医院了,我把手头上的各项工作都拜托给各位小伙伴后,和书记请了假就奔赴县人民医院。到了医院,了解了下情况,爸妈告诉我估计今天还不会生,大概是明天,让我好好在医院陪陪老婆。

  1月30日

  凌晨3点,我被电话吵醒,一看是我老婆的电话,下意识看眼病床,我老婆已经不在床上,接起电话得知我老婆因为宫缩疼痛频繁,已经进了产房,我来到产房,问她怎么过来的,我完全不知道,我老婆看着我一脸委屈:“看你睡这么熟,知道你很累,想你能多睡会,我也没按铃,自己走到护士台找护士了。”在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自己作为丈夫太不称职了,握着她的手说不出的愧疚,心里暗暗发誓,在宝宝出来之前,绝对,绝对不能合眼,绝对,绝对,不能离开我的她半步。

  早上10点22分,我的宝宝小“初六”出生了,小名是之前就定的,初几出生就叫初几,发了朋友圈分享我的喜悦,下午收到了很多恭喜我的消息,其中有个电话是个关系要好同事打来的,表示她很想来医院看小初六,可是现在时期特殊,每天重复日常工作就已经忙得不可开交,我突然想起丁书记说过一句话:“大家在下村开展工作时,一定要注意好自己身体,现在工作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倒下了,你的坑要分给别人顶上,别人的压力会越来越大。”突然想起在帮我“填坑”的伙伴们,想到了自己作为乡镇干部在这种特殊时期的责任,我觉得自己应该回到岗位上,我和老婆一提这事,她就告诉我:“去吧,我又是顺产,家里还这么多人照顾我,说实话,老妈照顾我比你照顾我,还让我放心。”莞尔一笑,我的她就是这么懂事,就是这么让我骄傲。所以我拨通丁书记电话,“丁书记,我申请回来上班……”,对了,我爱的她也是一名乡镇干部。

  2月3日

  晚上9点,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和老武、老黎三人群里聊了一会天,又是我的批斗大会,他们各自又回到自己工作的地方,一年一聚的传统,被我打破了,有点内疚。

  离开房间,看见每个办公室的灯都还亮着,特殊时期,乡镇干部真的都特别忙碌,突然感觉有些饿了,惯性到便民办公室去找泡面,看见丁元满脸委屈地坐在位置上,问她发生了什么,看她并不愿意说,拿了桶泡面就走了,10点来钟,看见丁元发的朋友圈,原来晚上她给大数据反馈密接人员名单里的人们打电话,遇到了一些还不是很清楚情况的群众,受了委屈,在这几天的夜晚,有多少基层干部,为了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彻夜无眠,真希望大家互相多点理解吧!没有人是这场战役的“局外人”!

  2月6日

  晚上9点多,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日常觅食,路过乐华的办公室,看见乐华和她家宝贝视频,她宝贝女儿哭得梨花带雨,想妈妈了,不禁想起自己家的小初六了,他应该不会想我吧,毕竟这个爸爸几乎都没见过,每天和家里视频电话的时候,他都在睡觉,他醒着时候的状态,只有爸妈拍给我的小视频里能看到。看着乐华满脸微笑逗着女儿开心,末了关了视频又暗自神伤的样子,突然想到,我们乡镇干部,带上口罩是村民们抗击疫情的主心骨,拿下口罩,我们又是谁的父母、谁的子女、谁的爱人?面对疫情,大家能如此坚守,放下自己父母、子女、爱人的身份,除了责任,我找不到别的理由了。

  2月8日

  今天元宵佳节,和丁书记请假,批准我晚上可以出乡,终于抱到我家小初六了,开心!而且回家路上还发生了一件让我开心的事情,就是回到自家小区门口的时候,因为被封小区了,需要我签字,上面要填离家时间,和回家时间,我离家时间填了1月26日,13天没有回家了,中途虽然出来过,可是都待在医院,门口守卫的志愿者一看,一脸吃惊,不让我进去,然后我拿出单位开的证明,他们一看我是乡镇干部,对我说,你们乡镇干部这些日子是真的辛苦,我可以感受到他们眼里的真诚和感谢,突然一股自豪感涌了上来,我笑着回答:“你们也辛苦啊,大家都辛苦了!”是啊,大家都辛苦了!

  一个不是结尾的结尾

  截止2020年2月11日,胡源乡管控对象已经从1365人,只剩下28人了。然而病毒不息,战斗不止,我身边平凡英雄的抗疫故事还在继续……

编辑:郑伟勇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