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缙云双溪口:山里山乡 年味里的乡愁
2020-01-13 16:17:00 来源: 浙江在线-缙云新闻网 作者:记者 刘晓玲/文 通讯员 许小峰 李咸德/图

  浙江在线-缙云新闻网1月13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刘晓玲/ 通讯员 许小峰 李咸德/)

  炊早米糕、做豆腐、蒸馒头……腊月里,山乡里的人们早早就忙开了。炊烟从黄泥墙里飘出,弥漫在巷子里,带着柴禾的清香……

  三十六行、十八狐狸、竹马、台阁、秧歌、花灯……腊月里,山乡里的人们开始自己的狂欢。一队人马在锣鼓唢呐声里踩街,走过廊桥,沿溪而下,唤醒了春天……

台阁

    炊早米糕——原汁原味的记忆

  腊月十六,丽水市缙云县双溪口乡,69岁的范陈海老人早早地准备炊早米糕了。和往年一样,他准备送到县城哥哥家去。哥哥今年93岁了,喜欢吃早米糕。从13岁起,父母早亡的老范就独立生活,开始炊早米糕。

  “那会,我挑着糕,走70几里的山路,从早上5点一直走到下午2点,才到县城,送给哥哥,然后在他家过年,过了正月半才回来。”老范对往事记忆深刻。

烧青柴

沥灰

  老范炊糕很讲究,必得从山上砍回青柴,叫“硬壳槔”,和着豆杆烧成灰,兑水沥出汁,再煮过,掺到米浆里,这样做出的米糕自有一股清香。

  米也得是自己种的早米,而且挑选过,又从山上采来野山栀,和着早米一起磨。

磨米浆

  “吱——呀——”四合院的廊下放着石磨,老范不紧不慢推着把手,送出去,又转回来,黄色的米浆漫过石磨,滴滴答答漏到大木桶里。老范说这磨的功夫也有讲究,得顺着固定的方向磨,这样米浆才不致于往里流回去。

  薄阴的天气,忽而天开了,日头出来,一片阳光扫过石磨,米浆被染成金黄色。

炊早米糕

  这天,邻里也来帮忙,老范的妻子还在县城给年迈的哥哥烧饭,抽不开身。磨好米浆,老范只管烧火,女人们负责浇米浆。

炊早米糕
浇米浆

  一层米浆浇下去,一般5分钟左右就熟了,然后揭开锅盖,又浇一层,迅速盖回去,免得跑了蒸汽,如此,一层层的糕才能紧密粘合,不然,被风一吹,糕就粘不牢,要裂开。

  得浇多少层呢?老范笑笑,“这又叫千层糕,至少几十层吧!”

  每一层都要熟透,这是留给时间做的功课。黄泥墙外,炊烟袅袅散开,往溪面上飘去……

  做豆腐——满屋豆花香

  就在老范等着早米糕熟的时候,村里的另两户人家也忙开了。一户做豆腐,一户蒸馒头。

  做豆腐的人家,房子的格局和老范家相似,灶间两头门,一头对着巷子,一头对着里头的院子。锅灶也安在靠着巷子的墙面上,一口水缸贮满清水,依着灶台,这于主妇来说是最方便不过了,舀起一勺水就可下锅。

  蔡春莺不嫌麻烦,每年都自己做豆腐。灶下的火很快烧开了豆浆,她一勺勺舀到大木桶里,之前先舀了一些冷却,这会兑进去,冷热交融,是门道。关键处是卤水放多放少,放多了豆腐老,放少了豆腐嫩,这卤水,天生一段魔力,能瞬间点化豆浆,使之凝成豆腐花。

  凭着多年的经验,蔡春莺果断地倒进卤水。片刻之后,她用勺子不停地搅动,几个女人凑在一起,注视着豆浆,“起花了,起花了……”她们无比兴奋。

  接下来很顺畅,把起花的豆浆舀进豆腐袋里,瘪瘪的豆腐袋瞬间吃得饱饱的,不住地往外沥水。灶间弥漫着豆香,还有滴答声,蔡春莺非常享受这样的时光。尽管儿女叫她别费力了,她依然坚持着。

做豆腐

  过年,对她来说,就是一件费力又快乐的事。

  拎起豆腐袋,放在豆腐篮里挤压,让多余的水快快跑出去,留下豆腐花。然后拎出来套上豆腐框,把一个豆腐盆倒扣在上面。

做豆腐

  几个女人一齐用力翻转豆腐袋,“阿弥陀佛!没碎掉。”当白花花的一团豆腐安然坐在盆中时,蔡春莺忍不住念佛道谢。

  从蔡春莺家出来,穿过一条条巷子,巷子四通八达,可又让人摸不透它往哪儿去,但即便走错了,遇见的依然是风景,简单而纯粹,或是一小块菜地,芥菜丰满泛着油光,或是一座木质的骑马楼,谁在上面走过呢?或是一个黄泥墙中嵌着的门面,门楣上插空垒着层层青砖,这以前是怎样的人家呢?

  不管时代如何变迁,泥墙青瓦,雕花木窗,四方天井,总是让人浮想联翩。

  蒸馒头——乡里乡亲的情谊

  85岁的丁保祥家就保留着这样的房子,和其他房子不同的是,他家曾是革命者居住过的地方,红色因此是底色。他家的人气也特别旺,一到年关,乡里乡亲都爱聚到他家做馒头。

做馒头(李咸德摄)

  这是一项集体活动,相互配合是它的特点。一帮人摘面团搓成形,一个人灶下烧火,还有一个立在灶前整笼屉,待到空笼屉上气了,遂把馒头放上。一笼屉蒸熟再另一笼屉接上。

  看着简单,其中自有诀窍。“做好的馒头端到这儿来还要放着再发酵一下,大约15到20分钟左右,再上,这样蒸出的馒头才松软。”村民介绍。“还有发酵水,早两天就做好了,煮了粥,加入白药、红曲,放入缸中,等沸腾起泡时舀出,兑入温开水冲开。用它和面,面就容易发。”

  没有馒头不成年,嫁女、娶媳妇少不了它,那还要做大馒头。一户人家一般做四五十斤,人口多的,做个百来斤也不嫌多。

  端出热气腾腾的馒头,再点上梅花红粉印,这就成了。

做馒头

  此时,老范家的早米糕正浇上最后一层,为了喜庆,老范也调了红粉水,铺上去。

  “过年都要红!”老范说。

  炊好的早米糕要等到第二天才能凉透。老范在家无事,就去村里看热闹。下午,村民们要进行踩街活动。

  踩街——全村人的狂欢

  化妆、穿行头,男女老幼,个个忙得不亦乐乎。下午两点,演出开始。锣鼓喧天,唢呐声声,旗幡招展,三十六行、采莲船、台阁、十八狐狸、竹马、秧歌队、腰鼓队等,浩浩荡荡的人马沿着溪边一路往下走。看热闹的村民尾随其后。

唱山歌

桥头迎案

三十六行表演
竹马
迎案廊桥上
十八狐狸

  廊桥,横于溪上,是村民遮风避雨,过路歇息谈天之所。溪畔栽着一溜杏花。这时,还未到开花时,树影和人影一起倒映在水面上。大队人马经过廊桥,继续往下,穿过村中央。

晚上扎花灯

  活动一直持续到晚上。傍晚,上灯了,穿着粗布大褂、挑着花灯的女人们笑嘻嘻地倚着门墙,看着篝火,全然没有旧时代女人的哀怨,只有无尽的幸福流淌着。唱山歌的老太太可是还在念念叨叨昔日的生活,可她们的脸上分明全是绽开的笑容……

扎花灯

  这种热闹和喜庆将一直延续到过年,再到正月,山里山乡的人们,以这种方式,辞旧迎新,企盼一年更比一年好!

编辑:陈革林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