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四十年前老家的吃穿住行
2019-11-05 08:54:20 来源: 缙云新闻网 作者:芜 苇

  房舍拥挤带来床铺紧张。那年月,难分床头床尾,因为两头睡人,头脚相碰,加上少有上床洗脚习惯,脚臭熏人都是正常现象。不仅是十多岁孩子,而且有的家庭多个孩子仍然是与父母同床。如有条件,大的几个孩子,另搭床铺,多个年龄悬殊的兄弟姐妹同睡一床,留下小的孩子与父母同睡。也有的小孩是跟爷爷奶奶睡着长大,还有的小孩就在邻居家“搭铺”。据我所知,村人就有一家五个孩子,加上父母,吃喝拉撒都在半间狭小的房子里,大小七人睡在一张床上,且只有一床棉被。

  去年下半年,老家开展了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房前屋后的猪圈、粪缸再次进行了空前的扫荡,街道宽敞了,明堂的天井扩大了。现在的老家,老房低矮破旧,新房高高耸起,明堂面目全非。房子多了,而村里常住人口减少了,不到当年的一半,好多三、四层的楼房,只留一、两老人在一楼住着,甚至于人去楼空,这是四十年前的村人们所无法想象的。

  行

  1957年,503县道通到大源,1972年下半年公路开始通到寮车头,这就是当年大源的公路交通。除此之外,大源通往稠门岭底所有山村的道路,都是行走在不知何时所修的、崎岖不平、翻山越岭的山路上。

  那年月,老家到县城的公交车一天两班。乘车出稠门岭,是村人奢侈的享受。严格的外流人员管理制度和资金紧缺的情况下,普通社员除了取得出县外打工指标不得不乘车外,大多社员没有享受过汽车运输之利。在我的印象中,最早羡慕的是红卫兵串联,还有应征青年入伍,同学参加县中小学生运动会,村干部参加全县四级干部,可以乘车远行。这些美差,都是我们小孩乃至大人盘根问节、津津乐道的故事。

  大源地处永安溪畔,从村庄到循溪两沿耕地,路途较为平坦,行走便利。但因村庄海拔较低,更多园地处在山脚、山腰,上山干活要爬坡上行。每年几万斤肩跳上山栏肥、粪便,几万斤洋芋、番薯、玉米等,一个生产队二十多个正劳动力及其一些妇女、老人凭着双腿行走,在那狭窄而高低不平的山路上跌打滚爬,“行路难、路难行”为我们留下了无数创伤。尤其是远处山林在十里之外,砍柴之劳累,路途之漫长,步履之艰难尤为显见,常有小孩因饥饿、疲乏挑着柴料,噙满泪水步履维艰。

  1972年前老家到县城、盘溪高中就读的学生,来回近四十、三十公里,多是穿着草鞋步行,到校后再换上鞋。

  自行车是那年月十分珍惜的交通工具,活络青年从公社、邮局、供销社等借到自行车兜一段,可谓弄潮儿了。当然大多数村民一辈子也没有摸到过自行车,即使七十年代以后自行车逐渐多起来,如有人骑自行车跌倒,也就像是八十年代骑摩托车跌倒,遭旁人讥笑一样,这种讥笑究竟是吃不到葡萄心理,还是山民对新生事物的拒绝心理,不得全知。

  当年但凡有小车、货车、摩托车进村,就有好多村民特别是小孩们围观,好奇之心展露无遗。一次,县里一辆吉普车停在大源供销社门口,村民里三层外三层,有看着的,有摸着的,喋喋不休与电影《南征北战》里张军长的坐骑相比。

  1970年前后,上级分配到给村的第一辆手扶拖拉机,是老家之行的里程碑。接着有了第二辆,后来有了中型拖拉机。除了用于春耕和双抢季节耕田外,拖拉机农闲时节还出外运货运人。除了给当地供销社运输货物外,七十年代以后,还到双龙村运条石,供个别农户建房。那年月,村里社员出稠门岭外,就提前联系拖拉机手,以便搭车。也许那年月监管宽松,也是对生命的自轻自贱吧,一个拖拉机斗里,多者挤着十几人,或站立,或弯腰,你拉我扯,摇摇晃晃,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那年月,每年冬季农户买猪仔,老家没猪仔市场,村民就得半夜出发赶在仙居县横溪猪市收场前,一天来回步行五十多公里山路,挑回猪仔。如此长途跋涉,劳累不堪,致使有的村民多日难以复元。其时舒洪也有猪市,与老家到横溪路程差不多,且有公路可步行,但我到十几岁后才明白,原来横溪比舒洪猪仔价格要低,节省一、两元,在当时就是很大的差价收入。

  那年月,好多农副产品等级、价格,仙居要比缙云稍高,作为少有的经济收入,比如过年前宰杀的两只猪后腿、剑麻、黄豆等,老家村民都要送到仙居安岭供销社出卖,同样也是靠双脚走路、双肩挑担,赚点路钱。

  与全县大多村庄相比,老家的公路交通开通较早,但真正享受公路之便,还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才得以逐渐普惠。如今老家通往周边各村的道路,再也不是靠双脚步行,而是通过康庄公路,以汽车、电瓶车、摩托车代步,这是那年月所无法想到过的。不用说到舒洪、县城,就是本镇各村到大源就读的学生,也是乘车上学了。每逢春节、清明节日回乡人多,城里的汽车也像瘟疫一样蔓延到乡村,公路堵塞、街道不畅。

  四十年前的吃穿住行,也许够不上美好,但有着显著的时代印记,历史阶段的记忆。我生于大源,长于大源,虽离开老家已四十年,但生长于大源期间二十年的吃穿住行,印证着老家及其周边区域的历史文化,体现了特定时代的生存状态,这是我生命中无法磨灭的记忆,并且始终影响着我的人生,不管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都影响着我的一生。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