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千层底布鞋:纳起一针一线的情义
2019-03-07 08:39:09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通讯员 朱亮

  初春的早晨,我早早起床,原想在一块二公分厚的木条上钻一小洞。缠上铁丝准备绑在阳台花架上作支撑。拿什么工具钻呢?左思右想,忽然想起老婆缝纫机小抽屉里有角钻。就在我把角钻拿在手上,脑海里竟然浮现出我孩提时妈妈用角钻纳鞋底的情景。

  一九六O年我才七岁,是国家困难的年代,也是我最不懂事的年纪。那年秋天我清晰地记得,妈妈坐在括苍塘沿老屋的长桌面前,一针一线地给哥哥纳鞋底。我吵着要给我也纳一双,妈妈对我说:你哥在金华师范读书,连双像样的鞋都没有,五个脚趾都露在外面,同学看到要笑话的。我不懂事,一个劲地吵着、哭着。妈一急,角锥钻到了手指上,血马上流了出来!我看到妈手上流血,马上停止哭泣,有些不知所措。当时妈只是用嘴把血吮干,笑着对我说:流点血没关系,不痛。这句看似平淡的话,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天下做母亲的都跟我妈差不多吧!我妈从小会织布,在永华布厂一织就是好多年,手红(针线活)一直不错,做鞋更是在行了。

  困难时期,比我穷的孩子多的是。一年出头半年赤脚,到天冷才有鞋穿。有时要等到父母带去走亲眷或过年才有新鞋穿,兄弟争穿一双鞋是经常的事。

  也许从这次后,每次妈妈搓麻线、纳鞋底和做鞋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双布鞋看似简单,但制作工序却不简单。从刮紫麻、搓麻线、垫鞋底、纳鞋底、滚鞋口沿布、上鞋帮、上鞋底、楦鞋直至穿到脚上,少说也有十几道工序。

  当然一双鞋的外观和耐不耐穿,合脚与否最主要是看鞋底结实不结实。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做鞋的工序。纳鞋底首先需要麻线,但必需是紫麻(络麻)。紫麻是野生植物,一般都生长在地塔坎上或坟地边。割回紫麻后要进行麻杆分离,把皮浸泡在水里一天一夜,用紫麻刮(刮麻工具)把紫麻外面发红层刮干净,剩下白麻即成。把麻撕成细条挂在竹竿上晾晒。搓麻线是一项耐心又手酸的累活,人坐在纺车凳上把紫麻压在屁股下,两只手用手脯头放在大腿上搓,搓成三毫米直径粗细的麻线,用手弯拐窝成一支支麻线备用。

  第二步就是垫鞋底,通常用做衣服余下的碎布拿来垫。做好饭胶(糯米饭)用饭胶刮(铜制)把碎布一层一层糊上,一般以1.5公分厚为准。为好看起见鞋底面子用整块白细洋布糊上。垫好鞋底后放在阴凉通风处晾干。待彻底干燥后开始纳鞋底,鞋底必须比鞋样大一圈。

  纳鞋底时用角钻在鞋底中间先纳,后麻线顺针眼穿过,用手拉紧麻线,再用角锥柄绕二至三圈拉紧。由内往外一圈圈纳,鞋底纳好后,一眼看去呈指纹状。然后用切刀把鞋底一圈切整齐。把事先用黑色鞋口沿布滚在鞋帮上,再剪约二公分宽的白色斜纹布条镶在鞋帮下脚,开始上鞋,上好鞋帮后按鞋长短大小,用鞋楦放在鞋内撑紧。鞋面上喷上水固定鞋形美观,通常楦一天,时间越长鞋形更稳定好看。定形后一双布鞋大功告成。

  现在市场上名牌皮鞋、布鞋、运动鞋应有尽有,而且结实好看。但无论如何也比不上我妈妈做的布鞋透气、舒适。更让我值得追忆的是那煤油灯下,老妈戴着老花眼镜一针一线纳鞋底的情景,以及第二天对柴米油盐的担忧。这也许是那个年代农村妇女的繁琐人生吧!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