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漕头过年那些事儿(四)
2019-02-12 08:50:00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胡晓华

  到得年初五六,拜年渐渐接近尾声,可是年带来的快乐还没有结束。孩子们最盼望的,莫过于村里有“戏头”去写戏的消息传来。

  “戏头”都是村里有人自愿担任的,戏头先每家每户去联系戏金和演员派饭的情况,大家有出多少戏金的,有愿意负责多少演员吃饭的,也有既出戏金又负责演员吃饭的,大致有个定调后,戏头就去联系戏班写戏了。那时候常联系的戏班,有胡村村的,有花楼山村的,有石笕村的,其实小时候的我并不知道他们具体是哪里来的,长大后跟大人们一起回忆才知道他们的来路。这些戏班都是婺剧团。写戏一般是三夜起,喜欢这个戏班看了三天觉得还不过瘾,就再加两夜的,也有加四夜的,那就是五夜和七夜了,在我的印象里演出的夜数基本是单数。

  写戏成功后,就要去抬戏箱,村里年轻力壮的都很主动,这队伍在我们小孩子看来,那也是浩浩荡荡的,一般都是去邻村抬,因为戏班可能早几天已经在另一个村子做戏了。等到戏箱抬过来时,小孩子跟着队伍蹦蹦跳跳,喊着“戏箱抬来了,戏箱抬来了。”

  在戏箱抬来以前,乡亲们已经把家里的长木板凳子搬到祠堂。这凳子谁先摆的早,摆在哪个位置,接下来看戏,家里人都可以坐那个位置,所以摆凳子大伙儿是很积极的,一下子整个祠堂就摆满了;到最后真正坐下看戏的时候,占了好位置的乡亲又会招呼其他人坐他们那里。因为真正坐着看戏的人是一回事,还有很多人只是去凑热闹,玩着的,特别是小孩子们。大伙也有请亲戚朋友们特地来村里看戏的,也有留下还在拜年的亲戚看两天戏再走的。

  做戏一般是下午一场,晚上一场。晚上正戏开始前,先“闹台场”,后台鼓声先起。头三天晚上还要“打八仙”,蟠桃盛会,王母宴请各路神仙,玉皇大帝、王母、福禄寿星、送子娘娘、魁星、财神等都要出场。魁星出来很是受爱,他主管功名科举,拿着毛笔墨斗跳啊跳的,大人们说他是准备点状元了;戴着白色面具的天官出场看起来就比较严肃了,不过等到他展示“五谷丰登,风调雨顺”的时候,又觉得接地气;财神上台时手端金元宝戴着面具风风火火;送子娘娘上台就画风突变,很温婉,走的台布也是细细碎碎……

  当打八仙快要结束的那会,所有仙人又一起到台上来,这个时候台下齐放鞭炮,既是送八仙,也包含着对一年风调雨顺的期盼。

  打完八仙还有折子戏,再演正本。我小时候基本看不懂戏,记得不多,印象最深的是看到戏中有人要饭时,台下的观众就要送东西,零钱一个一个从台下递上去放在那个演员提着的篮子里。不过戏里最后这个苦命的人都是能得到平反的,反倒是如今能静下心来看戏了。我一个同龄的堂妹就不同,她唱戏文和走台步都是一板一眼极好的,如今这是她的业余爱好,还圈了很多粉丝。我小时候更多的是看热闹,比如去“出相入将”的台下看演员们化妆,去看他们华丽的戏服,凤冠霞帔,状元帽等等;大人们在一折戏演完以后,就有了各自喜欢的演员,在派饭请吃时,会主动先去找这些人,拉家里吃饭,尽自己家的能力热情招待。

  跟着戏班子同来的,还有煎油条和做馄饨的小贩。我们那里土话,把油条叫“天罗丝”,馄饨叫“面饺”,这两样如今大街小巷都有的小吃,在那会儿的村子里确实只有做戏时才见。大人们一年到头也数这个时候最是慷慨,因而对小孩子们来说,做戏还意味着有“天罗丝”吃,有“面饺”吃。也有一些卖小玩艺的小贩一起跟着戏班子的,爷爷在做戏时给我买过一个塑料小狮子,只要一按它的尾巴,它就朝前跳一步,我很宝贝它,很多年都留着,可是一次次搬家,最终还是没有了。父亲还仿着托塔天王的塔,给我做过一个木塔子玩。舅舅也给我做过一个木头的锤子玩,那是我在外婆村子里看戏时得的礼物。

  等到社戏结束,村子里的小孩子们也渐渐到了该上学的时光。大人们有些“出门”赚钱,有些计划着种洋芋了。年的味道渐渐散去,春忙的时节开始到来。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