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陶雪亮诗歌
2019-01-22 08:36:42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

  在门口山顶看书

  腊月初一,晌午

  一阵气喘后,置身门囗山顶

  松针早已铺好厚厚的毯子,在等待

  松果满地,如果它们开口

  可能会说:嘿!见过来此砍树者、拾柴者

  从未见过看书者……

  躺在草木们之间,陪伴我的

  除了一本书

  还有很好的阳光、我的影子

  以及,刚收获的一只被遗落枝头

  熟透了的柑桔

  有鸟声,但不见其影

  山风若有若无

  头顶,是碧绿松枝撑起的蓝天

  山外,是“轰轰隆隆”世俗的洪流声

  半晌,翻个身,一抬头

  发现,浓荫早已将我完全覆盖

  阳光,跑到了几米开外……

   春日池塘

  池塘边的楝树,紧攥一冬的楝籽

  其中一粒,遽然击水的声音

  试探出了寂静的深度

  鲤鱼肆无忌惮,露出脊背

  在浅水的草丛里交欢,啪啪啪啪……

  ——孕育生命的喧响,如此震撼

  从一两声蛙鸣,到四五声

  到连成一大片

  只需清晨一阵小雨,或一阵微风

  那只不知何时,翩然飘落的

  白鹭,在水边踽踽独行

  多像另一个我,在这冷暖自知的人间……

   难题

  铁锅内,是满满当当、热气腾腾的米粥

  如何将它转移到另一灶眼

  这曾是一个难题,摆在

  十二三岁的姐姐和十来岁的我面前

  姐姐用抹布包住发烫的锅把手

  试着端了端,显然

  这远远超出她的承受力

  但生活,在身后紧紧逼迫着

  再也没有那么惊心的一幕了

  姐姐一脚踩着方凳,单膝跪在灶台上

  端起铁锅的一瞬,我迅即用火锨

  托住摇摇欲坠的锅底……

  岁月漫漫,已记不清

  当时,是谁想出这点子

  我们配合得如此天衣无缝,铁锅稳稳当当

  被安放

  ——就像那些,雪花一样扑面而来的

  苦难

  最终,都轻轻着了地

   大自然最古老的诗歌

  在芙蓉峡山顶

  我终于看清,这些山川大地之上的

  奇峰怪石

  都是大自然写下的最古老的诗歌

  它们诞生于一次次熔岩的

  激情喷发

  ——这世间最炽热的灵感的流淌

  冷却、凝固而成的诗篇

  又经时光一遍遍打磨

  终成,鬼斧神工之经典

  如果你细细品读,不难发现——

  沧海桑田,岁月留痕,尽在其中……

  冬至日,驴行芙蓉峡

  冬至日,我在仙都山中

  沿山脊、古道的平平仄仄

  沿流纹岩风化的斑驳

  在草木间,在奇绝的峭壁上

  时而大步流星

  时而攀爬蜗行

  仿若穿行于人生曲折曼妙之途

  几乎忘了还身负顽疾

  芙蓉峡,就这样

  与我人生中的这一个瞬间

  不期而遇

  传说中的铁城,铁门洞开

  穿峡而过的风,凉飕飕……

  山顶上,一无名亭子,飞檐翘角

  极目远眺

  在山水的清明里,仿佛命运历历

  不如,就叫“了然亭”吧

  山中访友

  如放羊归山

  在山中,我满心欣然

  经年的落叶,铺成了厚地毯

  芦絮如雪,列成仪仗队

  野刺莓,捧出红果子

  随手捡拾一根树枝,做了拐杖

  沿途,不时有草木

  热情伸手相握

  不断传来的鸟鸣,翻译成汉语

  大约都是“笑问客从何处来”

  在山顶,一棵老松

  在风中微微颔首,它在笑我

  模仿它的样子吗

  哈,我们都有一头湿漉漉的头发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