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漕头过年那些事
2019-01-22 08:35:54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张小华

  小时候,我住在漕头,过年可有意思了。

  漕头是个很有人情味的村庄。整个村,大部分是叔伯兄弟,还有小部分是舅舅姨妈,亲戚带亲戚,整个村数起来都是“自家”亲戚。那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猪,到了腊月,首先带来年味的是杀猪宴。杀猪的时候可热闹了,从一大早开始忙碌,持续到晚上,请上帮忙的人和村里的“自家”亲戚一起吃杀猪宴,几桌八仙桌上都是猪身上的各种美味,猪肝,猪耳朵,猪小肠,猪心肺,我们这些孩子们也跟在桌子旁边转。杀猪的地方我不敢去,但杀猪宴爸总是把我带在身边,整个腊月就是从这家吃到那家,伴随着大人们讨论谁家的厨艺好,谁请到了村里的“厨头”帮忙做菜,谁家是个养猪高手,今年又养到多少一爿,过节的喜庆味儿就那样拉开帷幕。

  过了腊月二十,各种为过节准备的吃货就更多了。

  漕头人一般是先做豆腐再炊糕。头天下午,妈妈会把黄豆泡到井水中,第二天一早我和爸妈去磨盘磨豆腐。我很喜欢把磨盘表面泡胀的黄豆均匀地拨到石孔里,差不多每转二三圈添一勺水。妈说磨出的豆腐好不好吃,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水量的把控,所以这活不让我碰,都是她亲自完成。爸的工作是个体力活——转磨盘。过年时,家家户户都要做豆腐,磨盘每个大院大多只有一个,同一院子的邻居商量好,谁家磨了接着谁家磨。盛豆浆的木桶叫豆腐桶,在我的记忆里,豆腐桶略小于杀猪桶,在豆腐桶里先套上白纱豆腐袋,作过滤豆腐渣用。

  磨完豆浆,爸妈把豆腐袋提到豆腐架上使劲挤,把浆水挤到桶里,把豆腐渣留在袋里,再把挤出的豆浆水舀到大铁锅里,灶台的大火很快把豆浆煮沸,表面涌出无数的泡沫,妈妈不断地用勺子把泡沫舀掉。

  这个时候,嘴馋的我会拿着放了酱油和葱花的碗等在灶台边。妈妈舀上大半勺豆浆冲到碗里,我迫不及待地喝,她在一边喊:“小心烫。”

  接下来是做豆腐最重要的工序——点盐卤,这可是个技术活,一来需要掌握好火候,豆浆温度需要控制在80℃左右;二来要控制好盐卤的量,太多不但会让豆腐发苦,而且做出的豆腐会太老,影响口感,太少豆腐会稀,凝不成块。这种经验活我也只是听听,到底是放多少合适我至今也不清楚。

  点好盐卤,再让豆腐成型,要用到豆腐桶和豆腐架。豆腐架上放一只豆腐篮,篮里铺上大纱布,再把锅里开始凝结的豆腐舀到豆腐篮里,豆腐水会不断地透过纱布滴到桶里,留在纱布里的就是美味得让人直流口水的盐卤豆腐了。

  做好豆腐以后,妈妈会把一部分豆腐泡成泡豆腐。先是把豆腐均匀地切成小块,用猛火烧热油煎,外酥内嫩,好看又好吃。妈妈一边泡着,我一边蘸着酱油就开吃。村里有很多人家把这泡豆腐用盐腌着,长时间不会坏,吃到来年开春插秧。

  漕头人炊糕通常有三种,千层糕,糖糕,发糕。千层糕也叫早米糕,村里人炊早米糕,用的是青柴灰,趁天气晴好时,带上大锅去山上,将砍的各种青柴烧成灰,用豆腐袋沥出来的灰汁在沸水里用来拌糕浆。糕浆也是用石磨磨的,大约是因为把糕浆一层一层浇到蒸笼里的缘故,才叫千层糕。也有人喜欢在糕上加点山栀,炊出来的早米糕颜色更加漂亮了。漕头人用的蒸笼,都是用柳杉做的,做这种蒸笼是村里的祖传手艺。糖糕用的是糯米,有用红糖,也有加上红豆。发糕用的是小麦粉,用酵母做。炊糕用的都是灶台上最大的一口锅,蒸笼放在锅上,我能做的事情只有在灶台下烧火,炊啊炊啊,也不知道多久,妈妈说炊“上汽”了,我知道离糕熟的时候不远了。可是这糕熟了也不能乱动,无论哪种糕,都有“一角”是要在大年初二时,用青布袋装了送到外公外婆家里的,这是那个时代每个漕头女婿必做的功课。

  做了豆腐,泡了豆腐,炊了糕,大扫除赶在腊月二十三灶神上天之前完成,猪头腌着等大年三十晚上一家人围着掰,还有那农历十月做下的黄酒已经开坛。年,就那样渐渐地近了。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