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孩子们的那点糗事
2019-01-15 08:34:39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寡水清汤

  某日去一所初中,如厕时,见男厕所大门上赫然有一条粉笔书写的“告示”:“值日工作期间,禁止方便,违者没收作案工具,谢谢合作!”

  事后笑谈,学校老师感叹,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近两千学生的学校,几乎每天都有淘气的孩子。曾有学生趁老师还没到教室,竟然将U盘插入教学用电脑,把多媒体当“影院”,播放起与学习无关的影片来了。

  我说那“告示”虽然有碍观瞻,但阅罢不禁令人哑然失笑,而且,已被我拿抹布抹去,不必在意。违者,竟然要没收“作案工具”!呵呵,亏孩子们想得出!说实在的,我心底还暗暗为学生的幽默叫绝。后者,不管是出于无知好奇,还是恶作剧,都严重干扰了教学秩序,不得不严肃批评教育。

  一边笑谈,一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学生时代,自己及同学的一些捣蛋事。

  读初中时,教我们物理和化学的是一个年轻的民办女教师。物理课她给我们讲的是《水浒》,只是这个老师把“水浒(hu)”念作了“水许(xu)”,“李逵(kui)”,读作了“李达(da)”。化学课她给我们上的是《农业》,讲到砌墙时,她是把“砌(qi),读作切(qie)”的。自以为早就翻着《新华字典》读完了《水浒》,认得那几个字的我,没有举手就恬不知耻地当场嚷嚷,这个是“浒”,那个是“逵”。可老师斩钉截铁地说“逵”是“达”的繁体字。此后几天,凡是女老师的物理课和化学课,我就一直在课堂上捣乱:

  “水许,水……嘘……嘘……浒!”

  “李达,哒哒、哒哒哒……哒你个咙咚逵!”

  “切墙、切墙、切墙!”边念叨,边用削笔刀在座位前的屋柱上使劲地切削,以至于屋柱被我削出一个凹坑来。

  一个下大雪的天气,隔壁班的一位同学,把雪团偷偷塞进了女老师的领窝里,于是老师一声尖叫后,在教室前后门进进出出追赶那个淘气鬼,害得我们两个班都一起起哄。

  读高中时,有个学期学生宿舍臭虫泛滥成灾,每晚进寝室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噼里啪啦拆床板捉臭虫,折腾到半夜不能安歇。

  一天晚上,熄灯铃声响过很久很久了,值日老师几次三番巡查训斥后,我们依然吵吵作一团。突然,听值日老师一声断喝:

  “你们这是成什么样子,耳朵看不到,眼睛也听一听呢!

  我们楞了一楞后,爆发出一阵整齐的大笑。值日老师怒冲冲破门而入:“你们……”结果在我们齐刷刷的“耳朵看不到,眼睛也听一听呢”阴阳怪气的声浪中落荒而逃。

  尽管现在初中的孩子看上去就是一个小大人了,但本质上毕竟还是孩子。在孩提时代,在懵懂无知的少男少女时代,每个人都免不了有这样那样的过错。我觉得孩子们偶尔的过失,大多纯属淘气、顽皮天性使然的无意识行为,真正属于本质不好的极少极少。孩提时代要是没几桩糗事,反倒显得缺失了一些耀眼的色彩,使得人生的记忆都不是那么丰富饱满,有滋有味了。因此,对待淘气、犯错的孩子,除了必要的纠正、批评,甚至惩戒外,还是需要更多的理解和宽容。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