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至此雪盛
2019-01-15 08:39:27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禾 禾

  节气大雪,冷空气华丽地把四季浓缩成两天。雨打在花架上丁丁当当,听着哪里都冰凉,带小将上山,也许能遇上雪落。

  上山的时候,换了厚袄,想来该是可以抵得住风寒的。山上灯远,细雨在昏黄的光亮下连成细的线,远远看去,像山茶树下沾露的蛛网,又像是空山里的一卷珠帘,风不知来路,直抵肌肤,穿越心肠,珠珠散落,两鬓生华,自觉已立地成冰。

  湿冷,是江南深冬岁末该有的样子。寒来暑往,春夏秋冬一个轮回,是谓年。春发,生命初始,万物向阳而生,见雨就长,无灾无病,各自高贵。嗅出夏日的阳光,热烈而蓬勃,像青春,用洋溢来形容,各种挥发,狂妄地自由着,青春的梦想和爱恋都是金子的颜色。好吧,夏天嘛,蒸腾的是热力,馊的是饭菜,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我只管霓为衣兮风为马,缺心眼儿似的韶华,势拔五岳掩赤城,山巅之上,离太阳近。秋至,禾谷熟,层林尽染,橙黄橘绿,红彤彤的枫叶和金灿灿的稻田,满目繁华,风霜满肩。双亲已老,孩子尚小,只顾埋头往前走,偶尔抬头看看路。路看不看,都在,先生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一路向前,把万丈深渊走成阳光大道,站在属于自己的羊肠小道上孤芳自赏,再怎么说,都是一个丰收的季节。秋收而冬藏,经山历水,沧海桑田,一场大雪,把千疮百孔、千沟万壑都填埋了,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微茫见星,尘埃憔悴,也道暗香浮动。

  那天,同学远道而来,大家借着酒意拼命寻找年轻的影子,找来找去,一地的鸡毛,很无奈地把意见统一到生个二胎来认识下四十年前的自己。又立马否定,算了,哪有这份闲心和气力,不如在街上看姑娘来得实在。十年以前,诗人喝高了大概也不怕得罪谁,说,女人,年轻就是美。被半老的女士们抨击的体无完肤,结论是浅薄。十年以后,半老的女士已全老,镜子中满玻璃的黯淡,满心荒芜,纷纷检讨“浅薄”的结论是多么的无知。年轻就是美,美于女人,就是狭义的,18或20,肤若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灼灼其华,怎么看都生辉,美得咄咄逼人,纯粹而生动。岁月慌张,有多少的姑娘茁壮成长,惊艳时光。

  赵老师作最后的挣扎,但终归有些心虚地诺诺,都是读书人好吧,美的含义很广,内涵很深好吧,除了年轻的容颜,品质、思想、灵魂等等,所谓心灵美、沉淀美、综合美。我说,需要综合起来美,说明单列已不美,间接承认美人迟暮,貌美如花,每过一分钟,便褪一分颜色。偏偏年轻时美得不自知,素面朝天、没心没肺地蠢蠢欲动,杀伤力极强。倒是老的时候,会厚颜无耻地矫情起来,人家说你美,就当真了,膨胀起来,立马接下一句的场景——“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你以为拍电影啊,木。

  赵老师极具语言天赋,她形容我木,会说像榆木一样,满身疙瘩,怎么都捋不直,住在树上的鬼都着急起来。问都是木,为什么就不是松木或樟木。她说,松木或樟木少疙瘩,不足以形容你木的等级。这是我听过关于木最好的诠释,比呆若木鸡好。呆和木是两个概念,呆是天然呆,木是捋不直的开化不了,一棵树站在眼前的样子。

  因为冷,小将有点木,狗随主人,应该是被我养木的,木木的我们都没有体温和耐力在山上呆太久,那就下山吧,在油汀的热力下竟然昏昏欲睡起来了。

编辑:徐学正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