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家乡的棕榈
2018-10-12 08:46:57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陈喜和

山野的棕榈树

棕榈包(花蕾)

棕榈包(开花)

棕榈籽

  缙云有一则谜语:“高高山头有墩大芥菜,年年剥一回”,谜底就是棕榈树。我的家乡胡源乡招序村,以前在野外的田头地角、沟边等处都生长着这种树。棕榈树是常绿树,咋看起来,一年四季郁郁青青,几乎没有变化。但在清明过后,顶部每隔半来个月就会长出一束嫩黄色的叶片,慢慢地张大成扇形,并渐渐变绿。这就是棕榈缨,一张张棕榈缨围着树干形成一个大圆顶。每张棕榈缨叶片的基部连在一起,上部分开,显得挺括沉稳,一阵风吹来,整片棕榈缨摇晃幅度不大,但每条叶片会高频率地抖动,发出“猎猎猎……”的声响。如果好几年不剥粽片,下面部分的棕榈缨就会自然枯死。那时候,棕榈树是乡下一道亮丽的风景,就是现在,很多地方也作为景观树栽种。

  稍大一些的棕榈树,春后就会在叶柄四周的底部长出三五个花蕾,我们叫“棕榈包”,大包里面裹着小包,层层叠叠,最里面的小包里长着严严实实、状如粟米般的棕榈籽。我们小时候非常喜欢玩棕榈包和里面是棕榈籽。在大办食堂的饥荒年代里,许多人也用这种籽实充饥的,往往是吃进去和拉出来的样子几乎一样的,因而说明这东西仅仅是填填肚子而已。棕榈包不久就开出花来,包裹着的外壳不会随着张大,并慢慢枯死,绝大部分的籽实脱落,留下的籽实慢慢长大变老,一串串像未成熟的青涩葡萄,叫“棕榈籽”,掉落在地上,第二年的春天就会长出许多小棕榈秧来。也是冬天里有些鸟雀充饥的食粮。

  刚长出来的棕榈秧或长得很高的棕榈树都可以移栽,只是小树秧的成活率高一些,但移栽大的树也有诀窍,就是在挖好的坑里正中放一块扁石头,成活率就高多了。我爷爷说,棕榈树喜欢坐石匾,是树中的君子,端居正坐,容易成活。棕榈树有几十年的生命,最终会自然死亡。如果没有接班人,它那长长的扎在四周土壤里须状的根就会慢慢腐烂,如果是高的岩崖,一年半载后就会坍塌。所以在以前,老棕在接近死亡的时候,在旁边就要栽新棕以接替。

  我家有块祖辈留下来的旱地,叫“横圩”,就在村子的边上,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岩崖腰上就有两株高大的棕榈树。每年端午,我们都很积极地爬上去砍棕榈缨绑粽子。爷爷过世后,父亲说,那两株棕老了,需要栽新棕了。于是父亲就在老棕榈树的旁边栽了两株小棕榈树。后来老棕榈树果然死了,我们都很惆怅,因为这是爷爷栽的,看到它,就像看到爷爷一样。后来父亲栽的棕榈树也长得很高大。因我常年在外,那块地也给人家种了,很少回家。等到有次突然想起那两株棕榈树的时候,结果却没有了踪影。父亲更早于棕榈树到了另一个世界了。我们因没有能继续栽种棕榈树,未能让它们一代代地传承而深感遗憾,也深刻地体会到光阴荏苒,人生短促,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是如此的残酷无情!

  剥棕片一般都在春天或秋天进行,因为剥了棕的那部分树杆比较娇嫩,免得在夏天晒死或在冬天冻死。比较高的棕榈树,剥棕就需要带两脚梯子,但两脚梯靠在圆形的树杆上容易滑落,一般人还带去一只丁字形的草鞋耙,用绳子把草鞋耙倒挂在树上,人就站在草鞋耙的横板上操作。平时砍棕榈缨或棕榈包的时候,我们都是直接手脚并用地爬上去,因棕片被剥后,有一圈圈的残留痕迹,摩擦力很大。剥棕有专门弯弯的棕刀,弯度大致与棕榈树的圆弧相当,当然,一般的草刀也可用。剥棕时,把棕片与树干连接部位用刀子割断,然后用刀尖在棕片柄部的边沿小心划开,但不能划伤及里面的棕片。一次剥10来片。因剥了棕片的树杆,犹如新长的娇嫩皮肤,所以在剥好后,在树顶上拉下一张棕榈缨,分成两部分,把被剥过的树杆包住系紧,避免伤害。人们也用“剥棕一样”或“棕榈树命”来形容一个人一次又一次的破财,或终生置办不起家产。在民歌《十劝后生》里也有:“五劝后生无战功,可比后园一墩棕;有人剥去三五片,一生一世不成崇。”

  棕的品种主要有竹棕和绵棕,竹棕棕片长,棕丝粗,手感挺括,颜色鲜黄。绵棕棕片短,棕丝较细,颜色暗淡,手感软绵。一般竹棕被看好,价格也高一些。棕榈全身都是宝。最精华部分就是棕片,是以前农家用来织蓑衣、打绳索、编棕板(绷)床、棕荐等等的好原料。因而在以前偏远的地方,粽片经常被人家偷剥,甚至干脆连整个树顶被砍走。

  那时候,农村有专门做棕活的棕匠,上门为农户制作棕制品。也有专门的制作工具,如“棕扎”“甩”“织棕针”“转钩”等。现在这门手艺几近失传。

  农家雨天上山下地离不开蓑衣,有些大户人家有好几件。还有孩子们用的蓑衣下摆,叫“蓑衣爿”,围在背上用,也可以在背整捆麻杆的时候包在外面,免得麻杆的细毛沾染人的脖颈和肩膀;妇女们在剥麻的时候,垫在膝盖部。蓑衣不仅防雨性能好,还非常透气,并且穿着时可最大限度地做出各种姿势动作,在冬天还有保暖的作用。俗语:“缙云三件宝,蓑衣当棉袄……”就是最好的证明。不仅白天当棉袄,有些人家在晚上还当被子盖。蓑衣的缺点就是穿起来有六七斤重的负荷,干活不是太利索;夏天衣服单薄,有点摩擦感。蓑衣不怕水,打湿了挂着通风就是,但怕太阳晒,晒多了就容易老化,变得松脆。

  用耐腐蚀的棕丝打成的绳索,用途非常广泛,而最主要的是用作捆绑柴草、包萝叶或稻草,叫“耕藤”。耕藤一般2米多长,大拇指般粗细,三股。也有六股和九股的,那就比较高档的了。耕藤的一端有四根小棕绳与“U”字形叫小牛轭连接。农家会劳动的家庭人员起码都有一双耕藤,平时穿在柴草担上备用。刚打的铁硬的耕藤还是以前打人的武器。有些有条件的人家还有“九擎绳”(“擎”为缙云土话,即“庹”的意思),用于捆绑体积较大的稻草或在抬嫁妆等大型家具的时候用于捆扎固定等等。此外,家家户户的箩筐绳、竹簟绳或牛缰羊缰,大多也是用棕丝打成。其他诸多用场的棕绳,在此就不一一列举。

  在上世纪七八九十年代,棕板床十分流行,那时候以拥有一张棕板床而自豪。我在八十年代末置办了棕板床,当时,我村的棕榈经过30多年集体化的洗礼,棕榈树已所剩无几了,我托人在龙泉买来质量上乘的棕片。在我小的时候,母亲指着一领父亲读书时用过的棕荐对我说,“你将来外出读书,也用这领棕荐垫床。”可惜,未等我外出读书,棕荐毁于一场火灾。所以我趁置办棕板床之机,顺便编织了一领棕荐,却又成了和尚的头梳,从未发挥过作用。

  棕片耐磨,除物去污力强。在农家还可以用来做“磨帚”,磨面时用来刷面等。现在,装修房屋,也用磨帚来清理粉状物。后来,人们用棕片做成“棕帚”,用途广,效果好,经久耐用。宋江用棕袋装文书,而我们这些地方,因棕袋耐磨,石匠用它来装铁锤、錾子、夯子等铁质物件。

  棕片还是过滤的好材料。以前土法榨油,除了稻草,就是用棕片包裹油的原材料,如把碾细蒸熟了的油茶籽、油菜籽、油桐籽等,用棕片包裹成一个个圆形的油饼,然后存放在土油车里榨。以前有人从野外用毛竹或水笕直接引水进家,在户外就用棕片包裹水笕等的进水口,用来过滤泥沙或拦截小动物、垃圾等。

  棕片还是保暖的材料。海拔比较高的地方,冬天就用棕片包裹果树的主干或蜜蜂桶。我舅舅甚至用棕片包裹一串串的枇杷花,免遭冻害。棕片还是鸟雀和鼠类做窝的理想材料,它们就地取材,或干脆在棕榈树顶上安家,做成结实温暖耐雨水的安乐窝。有些人在雪地走路,用棕片包裹在鞋子的外面,既保暖又防滑。

  我们小的时候,偷偷用棕片换取白糖(麦芽糖)享用,别有一番情趣。

  棕榈树的外壳非常坚硬,耐腐蚀,以前是做牲畜栏圈或简易厕所、灰寮等小型建筑的材料,也把它当作野外的简易桥梁等。以前也用棕榈树来形容人肿大的腿脚,人们常说“某某的脚肿得像棕榈树一样”。

  棕榈树的叶子叫棕榈缨,柔韧清香,用途同样非常广泛。是端午节捆绑粽子的首选原料,极具原始的自然神韵,使用十分方便。很多抽土爽面的人家也用棕榈缨系爽面。以前需要用时一般都舍不得砍掉整张的棕榈缨,只是用刀割取中间比较长的那部分,免得影响整株棕榈的生长,也避免了那片棕丝的死亡腐败。

  许多人用整张的棕榈缨,经高温蒸煮,漂白,把棕榈缨的筋全部留着,剔去多余的部分叶子,就可编织成夏天驱蚊去热的扇子了,有些还会编出一些美丽的图案来,叫“棕榈缨扇”,玲珑轻巧,经久耐用。这种扇子在当时很流行。

  棕片叶柄宽宽的底部,叫棕榈边(鞭),既坚韧又耐腐蚀,且具有很强的咬合力,是农具最理想的垫片,家家户户都藏有备用。

  棕榈缨也是孩子们编织玩具或用具的材料。把整张棕榈缨的叶分开,两边分别把最靠外的那张叶片当纬进行编织成牛虻掌,用来驱打牛身上的牛虻和苍蝇蚊子等。把叶片撕下来,剔除叶筋,编织成各种“蜂窝”“粽子”“蛇”“楼梯”等等玩具。孩子们也常用半干半湿的棕榈缨搓绳子玩,或作羊缰牛缰等。

  在我们南乡,很少把棕片送人的,都是相借或买卖。因缙云话“送棕”和“送终”谐音,因而很忌讳。缙云话“棕绳”与“忠诚”谐音,故以前有些青年在媒人的陪伴下,去女方相亲的时候,往往借口是卖棕绳路过的,这样不管成与不成,都不会感到尴尬。同时也利用谐音图个吉利。

  时过境迁,棕片制品及所有棕榈材料慢慢地丧失了用武之地。近年来,就是以前包粽子、系爽面必用的棕榈缨,好多地方也被化学纤维(包装带)替代了,没了那种自然的韵味。但我们不应忘记,千百年来棕榈树为人们默默作出的贡献。

编辑:汪建新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