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让更多陪伴走进童年的生活”
2018-08-10 08:10:00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本网综合

  ——浙大海洋学院暑期社会实践团走访留守儿童活动笔记

  梦想是一种对未来的期望。2018年8月1号至7号,由浙江大学海洋学院9名大二学生、2名大一学生组成的11人暑期实践队,赴三溪乡开展关爱留守儿童社会实践活动。所见所闻很多,让大家对留守儿童有了更深刻的了解,也发现留守儿童需要更多的是父母的“陪伴”,特将走访记录之,希望社会和父母对这一个问题引起更多的关注——

  后吴村:爱沉默的几个孩子

  群山环抱的小山村里,清丽明快的啭啭鸟鸣声开启了新的一天,晨光熹微,晨风清爽,水车转动带起清凉的流水,山间飘荡着团团雾气,是城市里难得看到的好风景。

  安静的小村庄在八点多开始有了人声犬吠,实践团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正式走进三溪乡,开始了第一天的调研。

  叩响了第一扇门,领路的爷爷将主人家唤了出来。这是个60多岁的老人,一头白发里夹杂着几根青丝,黝黑的皮肤上留下了不少岁月的痕迹,想必早年从事了不少体力劳动——这是乡里老人共有的特征。主人家姓朱,独自在家照顾四个孩子,不凑巧的是,正逢暑假孩子们去找爸爸妈妈了。谈起孩子他十分自豪,四个孩子中最大的15岁,最优秀的那个在年段500多人的大考中排名第四。谈话间我们还得知,村子里的老人白天去田间干活,都会带上孩子以便照顾。我们的调研之路也受到了些许的阻碍,在村中绕了许久,能见到几个老人,但青壮年几乎没有,最终我们在一条巷子里找到了几位聚在一起的带着孩子的老奶奶。

  言谈中我们得知了不少村里的相关情况:村中大部分年轻人在壶镇的工厂内工作,也有一些做小商贩,但是收入普遍一般,家中条件都不是很理想,甚至有些老房子已经是危房。还有些年轻人会到杭州去开出租车、开饭店、做门卫保安。在杭州,意味着更高的收入,同时,也是更久的离别。

  告别几位老人,我们又遇见了一对爷孙。女孩衣着干净,头发也扎得整齐,却一直低着头,手里拿着塑料玩具和气球自顾自玩着,我们的组员征得了老人的同意后,试图与她沟通。

  “我帮你弄这个吧?”“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和我们一起合影吗?”

  几个人轮番上阵,但多次的尝试均被女孩的低头和沉默挡回,爷爷的劝说也无果,无奈之下我们只好转而采访女孩的爷爷,从他口中得知,女孩名叫吴阳阳,已经在上幼儿园。她母亲离家,父亲在壶镇打工。也许是母亲角色的缺失与父亲的长时间缺席,又也许是闭塞的小山村中孩子对外来人本能的畏惧,阳阳全程沉默,拒绝了我们所有的示好,如同蜗牛一般固执地守着自己脆弱的壳。

  这也并非个例,我们在街上遇到的另一个小男孩,在试图与他搭话询问时,即使有熟悉的村民带领,孩子依旧头也不回地跑进了屋中,隔着一道低矮的门,只露出一双满含警惕的眼睛与我们对视。在今天走访的十来个孩子里,能直接与我们对话的为数不多。

  再往前,房子更加破败,沿着一条小路穿过石头房,一条水渠横陈在眼前,水渠的另一侧就是吴盟小朋友的家了。即使是白天,这里也依旧与光无缘。偶尔才会有几片撕碎了的阳光眷顾门前的几块青石板,至于屋子里,黑洞洞的,说是抗战片里老百姓家的老房子一点也不为过,可这毕竟不是战争年代。房屋是解放前建造的木头房子,抬头望去,几扇破旧的窗户摇摇欲坠。进门是一些再简单不过的陈设,四方的格局里靠门的墙边不锈钢的饭罩罩住了没有吃完的饭菜,水泥的灶台贴墙砌着,角落里一堆干草,偶尔有几缕轻烟飘出窗外。

  吴盟已经在读小学,接受了我们的问卷调查,在匆匆回答了几个问题后便拿着手机躲到了房子后面,没有再与我们交流。

  胆小、不爱说话,这是我对留守儿童这个群体的第一个印象,爷爷奶奶是无法代替父母的,缺乏与父母的沟通会很容易使得内心本就脆弱的孩子发生性格上的不良变化,父母关爱长期的不足,如同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缺失了一味至关重要的原料,使得他们的性格存在或多或少的缺陷。

  厚仁村:迫切的乡村教育

  清晨,大家从驻扎的三溪小学出发,沿着依龙溪两侧山势修建的盘山省道前行,约为二十分钟抵达了位于下游的厚仁村,简单参观了厚仁村文化礼堂建设成果后,村民大叔带我们开始了厚仁村的留守儿童调研。

  第一户寻访家庭就在厚仁村文化礼堂斜对面的山坡上,实践队一行人拾阶而上,走进屋内,环顾四周,土灶台上堆满了各色的锅碗瓢盆,地上有两只鸡在徘徊。这家孩子的奶奶带我们走进内室,着黄色短袖的孩子一个人坐在床上捧着iPad,房内昏暗而杂乱。听奶奶的介绍,孩子名叫项熊辉,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村子再没回来,父亲在外打工很少回来,平时全靠奶奶一个人照顾他,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乡里原先决定给予的低保,后来也因不明原因取消了,生活困窘。在和孩子的攀谈中我们得知,孩子在学校的成绩并不理想,虽然他力求突破和改变,但低文化程度的奶奶对于他的课业并不能给予什么帮助。一切似乎陷入了窘迫的境地。令人欣慰的是,当我们问到:“你相信读书能改变命运吗?”项熊辉的回答坚毅而干脆:“我相信”。

  离开项家之后实践队来到厚仁村老年活动中心边的一户人家,小女儿还没有上学,由奶奶抚养在村里,读六年级的大女儿平日跟随爸爸在壶镇上学,一行人坐在活动中心的巷子里和大女儿攀谈,她说自己除数学之外其他科目成绩都不太好,每天晚上做完作业也没有时间进行额外的补习。谈到语文学习的方法,实践队队员告诉她可以试试多读课外书,“我们老师这暑假布置了看10本书呢”小女孩顽皮一笑,“但我还没看完,哈哈,这怎么看得完”,站在一旁的奶奶期许地看着我们,孩子的笑容温婉和煦,隔壁老年活动中心的电视里播放着红楼梦的戏剧片段,巷子里阳光正好。挥手告别的时候,小女孩抱着妹妹往屋里走:“再见啦”。

  穿过泛着炊烟的狭窄小路,我们来到一处雕梁画栋极其精致的小宅院,两户人家共住在这里,柯颖的妈妈出来迎接我们,介绍自己的女儿的时候她眼里闪着光:“她成绩很好呐,班里能排前十”,正如女孩的名字一样,她聪颖而勤奋,是这个家庭寻求改变的希望。但谈到柯颖的小表弟项然时,一旁的奶奶忍不住插话:“他不聪明”,项然的妈妈是少数民族,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村子,项然在学校成绩也不好,奶奶是文盲也帮不了他什么,父亲在外打工,项然平时由柯颖的母亲代为照顾。项然的奶奶热情地为我们切西瓜,项然则始终坐在屋里靠门的地方打量着我们,实践队员上前进行了简单的交流和问卷提问,当问到他“你觉得学习能多大程度上改变命运?”回答令人有些担忧:“我怎么认同……”但是柯颖笑容的力量感让我们相信这个家庭正向着美好的方向前进。

  离开柯颖和项然的家也意味着今天寻访的结束,实践队员在厚仁村文化礼堂前合影并做了简单的总结,基层乡村教育的振兴和提升迫在眉睫,即使这途中会面对这林林总总的个体差异和困阻,但这也是中国在新时代中奋勇前行的强大助推。少年强则国强,而这之中也不应该忽视被不幸笼罩的留守儿童们,我们真诚地祝福他们的未来如夏花般绚烂。

三溪源村:缺少陪伴的少年

  几分钟的车程,十个人的再次出发,感谢三溪乡政府人员的搭乘,在政府人员的带领下,小队来到三溪源村服务中心,与当地村干部进行初步沟通,了解基本情况之后,在当地一位热心奶奶的带领下,我们开启了第二天的采访之旅。

  “我家孙子啊,4岁母亲去世了,父亲一直在丽水打工……”

  在破旧的老屋前,杂乱生长的草木旁,不停的知了声里,听应驰斌奶奶娓娓道来她和留守在家的16岁少年的故事。

  应驰斌由奶奶一手带大,小学时成绩不错,然而升上初中后,由于学校离家太远,奶奶鞭长莫及,成绩一落千丈。

  而现在应驰斌一个人住在新房子里,奶奶则因烧饭需要居住在老房子里,距离较远,没有人能阻止孙子沉迷手机。

  奶奶语气的无奈与失望,让我们不禁在脑中揣想这会是怎样一个孩子呢?一言不合就开战,凶狠、暴躁、不耐烦抑或其他?

  来到新家,可以看出,应爸尽可能地想要补偿给儿子成长过程中缺失的陪伴,近十点,应驰斌尚未起床,起床后,我们看到了一个有些瘦小的身躯与沉默的面庞。好在眼里没有怒气与戾气,只是沉默,但也少了这个年纪该有的阳光的气息。

  少年沉默的气质以及有些黯淡的眼神与窗外的阳光,让人不禁有些失神,在询问了解了他平时的学习情况、暑假安排以及作业进度、课余爱好等信息后,我想也许这个少年最需要的是父亲的陪伴以及多一些的关心。

  随后我们跟着热心的奶奶来到下一户要采访的人家。

  在爬满翠绿藤曼的有些年代感的老屋前,我们见到了应秋娜,一个留着利落短发的女孩。她在三溪小学就读,下半年升为六年级。

  “她的爸爸在杭州做一些临时工,偶尔会回家看看孩子,妈妈在金华”,奶奶这样向我们说到。我们从奶奶那还了解到,应秋娜的父亲前不久受伤,如今正在家养伤。而我们与奶奶交流时,应秋娜一直低着头站在一旁,默默不语。

  随后我们主动询问了她的暑假学习情况,得知除了她不太擅长的语文外,其他的暑假作业都已完成。于是我们决定帮助她完成剩下的作业,然后进行更深一步的交流。

  在辅导过程中,我们看到了这个12岁少女对学习的韧劲与认真。她的成绩名列前茅,英语全班第一,数学第二。同时她也是家中的乖乖女,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但除去“学霸”和“好孩子”的标签,我们没有从她身上看到同龄人应有的那种活力,她的性子过于沉闷了。从她的自述中得知,她的交友不广,暑假鲜少出门与朋友玩耍。她的暑假生活十分单调,被作业与书填满,没有手机,唯一的娱乐是一台电视机。

  “我平常会一个人在村子里走……”这位女孩这样说着。这一句话或许蕴含了太多不为人知的无奈与孤独。

  不久之后,应秋娜的弟弟应秋翔回到了家中。弟弟的性格要活泼得多,经常会出门与同学玩闹,与高年级的学生也可以玩到一起。

  与姐姐不同,弟弟有属于自己的手机,平常会玩一些时下热门的游戏。相对于姐姐而言,弟弟对作业并不那么上心,暑假作业还剩下大半本没有完成,于是我们又辅导弟弟写了一些作业。

  姐弟俩的父亲在我们辅导作业时热情地招待了我们,还剖了自家种的西瓜。

  11点多我们起身告辞,离开了三溪村。

  后记

  让留守儿童走出去,让阳光走进童年里,才有更加美好的未来。在此,我们号召大家一起关注、关爱留守儿童,给他们一个更美好的童年!

编辑:陈革林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