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汤显祖:“临川四梦”皆入戏 傲骨一生也含情
2018-08-03 08:58:39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吕丰平

  明·汤显祖创作的《牡丹亭》、《紫钗记》、《南柯记》、《邯郸记》(合称为“临川四梦”)等戏剧享誉世界,时至今日仍被传唱,有“东方的莎士比亚”之美誉。《牡丹亭》中一句“但是相思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尽显多情和真挚。

  在汤显祖的作品中,人的情感需要与审美欲求被格外强调,这是有情人生的最高境界“至情”。事实上,汤显祖一生坚守人格尊严,早年不畏强权,中年以“情”施政,晚年淡泊归隐,都与其作品充满人文主义关怀的“至情”一脉相通。正因如此,汤显祖在后世评论界眼中,凭借对“情”的描绘,获得颇高评价,被称为“以美好想象的升华取代人世真实的龌龊”。

  一、汤显祖的仕途坎坷缘于真性情

  俗话说:“刚则易折”。汤显祖的仕途坎坷源于“君子坦荡荡”的真性情,面对邪恶,不愿随波逐流,遇有利诱,不为三斗米折腰。于是官场之失意也就成了势所必然。

  他入京科举求进屡遭权贵当头棒喝:在张居正当权的1577年,汤显祖和好友沈懋学共赴京城会试。当时张居正想替他的儿子在三甲中谋个位置,可到底宰相公子的身份太过显眼,不便取大魁。于是想出一策,找两位有真才实学的人作为陪衬,好掩人耳目。经过四下打听,当年最有名望的考生汤显祖和沈懋学进入了他的视野。张居正立即差遣门客前去威逼利诱,声言只要肯同他合作,担保他们高中。沈懋学对张居正表示感激非常,还托人替自己拜谢提携之恩。汤显祖则非但拒绝利诱,还凿凿言之:“吾不敢从处女子失身也。”结果沈懋学如愿与宰相公子一同高中,汤显祖则名落孙山。越三年,汤显祖执着应考,张居正不计前嫌继续招揽他,汤显祖依然没给首辅面子,于是再次落榜。

  他进士及第即遭屈才而用:在张居正死后第二年(1583),汤显祖终于考中了进士。当朝宰相申时行和张四维又想拉拢汤显祖做门生,他又拒绝了:“我像一根笔直的硬木头,不会柔软地弯曲!”结果又失去了肥差,被派往南京,屈任“太常寺博士”,这是个闲得出奇的七品官,掌管礼乐祭祀。

  他初涉宦海即遭恶浪袭淹:汤显祖虽官职卑微,却心怀天下。1591年,被朝廷视为“不祥之兆”的彗星乍现,神宗颁敕令要求群臣修德反省。汤显祖天真地以为这是针砭时弊、发愤图治的号召,一气挥就《论辅臣科臣疏》,洋洋洒洒两千余言,分条陈述辅臣科臣问题,直指首辅申时行等朝廷要员的误国行为。奏章犹如一颗重磅炸弹,震惊朝廷。被抨击的官员不是赌气不来上朝,就是以辞职相要挟。皇帝为了息事宁人,以“假借国事攻击元辅”的罪名,将汤显祖贬谪到雷州半岛南端的徐闻县,做个编外典史。

  他刚出苦海又遭劫难:在1593年,汤显祖被朝廷重新启用,于是告别徐闻县,调任浙江遂昌县知县,一任5年,这是汤显祖从政生涯中最辉煌的日子。然而好景不常在,他却因触怒权贵和地方恶势力,遭人贬损暗算,于是愤而弃官回乡,那是在1598年。至此,汤显祖结束了15年的仕途生涯。尽管是自己主动弃官,但在三年后的“朝觐考察”时,朝廷竟以莫须有的“浮躁”之名追论,给予罢职处分,被泼了脏水一身。

  船破又遇迎头浪,屋漏偏逢连夜雨。汤显祖的仕途可谓跌跌撞撞、坎坷多灾。追根溯源,在他的字典里没有“阿谀逢迎”、“圆活讨巧”的字眼,尽然是刚直不阿的真性情在作怪!但他的灵魂没有倒下,磨砺出了坚韧不拔的性格,充分发挥自己生活积累丰富、文学功底扎实的特长,尽将恩爱情仇、凄风苦雨付笔端,成了戏剧创作之怪杰!率性率真,刚直为人,百折不挠,身处逆境也不忘坚守戏剧创作爱好。这就是汤显祖的真性情!

  二、汤显祖的戏剧圆梦尽显真性情

  汤显祖1550年出生于江西临川县城东文昌里,父辈家底殷实,族人耕读成风。他天资聪颖,3岁称神童,5岁出口对佳联,13岁院试才惊学政,中秀才,次年补了县诸生,21岁考中举人。此后几年,他先后印行了《红泉逸草》、《雍藻》和《问棘邮草》等三部诗集,不到30岁就以文才名闻天下。另外,因其伯父酷爱戏曲,他还从事过戏曲演出,从小就对戏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面对参加会试时的屡遭打压和中进士后的仕途坎坷,他并不是借酒浇愁、萎靡不振,而是砥砺奋发,以文明志,借戏言情,于是有了不朽的戏剧杰作。

  他在南京任闲职“太常寺博士”时,不以官闲权微而自怨自艾,一有闲暇即写戏以自娱,且作诗文、词曲与人切磋唱和,常常研究学问至夜半。家人因此笑话他:“老博士何以书为?”汤显祖答:“吾读书不问博士非博士。”

  他因上疏遭贬谪而赴蛮荒之地徐闻县任“编外典史”时,不以蒙冤降职而自暴自弃,借文心以自慰。在赴任途中一路采风、广泛积累文学素材,所遇到的山水圣迹、人文故事都给汤显祖带来了丰富的戏剧创作灵感。曾有人说,创作《牡丹亭》的初始灵感就来自他的赴任之旅。

  当年汤显祖在前往广东雷州半岛最南端的小县城时,行船曾在章江水路的源头大庾上岸。大庾,又称南安,今大余,以庾岭而得名,地处赣粤边陲。据汤显祖研究专家龚重谟著《汤显祖大传》,汤显祖在大庾的驿站稍作停留时,曾向驿丞打听可以寻访的好景致。故而他邂逅了南安府衙后花园,那里小桥流水,台池掩映,花木扶疏,曲径通幽;牡丹亭、舒啸阁、芍药栏、绿荫亭、梅花观错落其间。在流连忘返之际,忽有一阵砍伐树木声传来,他闻声前往一探究竟,恰遇东墙角的一棵大梅树轰然倒地。这么难得的梅树,为何要砍?汤显祖纳闷,便上前询问。个中原委竟与一段传奇故事有关:前任太守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情窦初开之时,曾在这园子私会情人,被发现后遭到父亲的斥责,最终积忧而逝。太守将爱女葬在这棵梅树下,此后每当月黑风高夜,梅树便瑟瑟发响,像是在发出“还我魂来”的呼唤。现任太守不堪梦魇之苦,只好雇工将这棵索魂梅树砍掉。

  这则传奇故事的可信度无从考证。但《牡丹亭》受大庾之行的影响是确凿的。譬如第十出《惊梦》,杜丽娘云:“望断梅关,宿妆残。”第十六出《诘病》,院公云:“人来大庾岭,船去郁孤台。”第二十二出《旅寄》,柳梦梅云:“离船过岭……一天风雪,望见南安”等。大余当地学者谢传梅撰文认为:早在南宋年间,南安府就流传着几个版本的官宦小姐鬼魂与现实青年男子相爱交欢的故事,被南宋学者洪迈记载在志怪小说集《夷坚志》中。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与中心人物和主要情节与汤显祖的《牡丹亭》有着惊人的相似,实为《牡丹亭》故事的最初雏形。

  后来,不以己悲的汤显祖,在行至澳门境内时,又陆续积累了大量的文学创作素材,诸多场景和人文故事后来也一一写进了《牡丹亭》。大丈夫职可降而志不可夺、文思不可断,蒙冤之际仍不忘饱览山水、积累人文、放飞心情。这就是汤显祖的真性情!

  三、汤显祖的“临川四梦”梦梦有爱情

  久旱必雨,久雨必晴。在1593年,汤显祖奉旨告别徐闻县,调任浙江遂昌县知县,一任就是5年。这算是汤显祖从政生涯中最辉煌的时光。遂昌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山峦重叠,土地贫瘠,汤显祖却反以为幸,笑言自己是在“仙县”当“仙令”。他决意以“情”施政,将遂昌建成“有情之天下”。他认为,这个社会充斥着礼法与权势,唯独少了情、寡了爱,人所赖以生存的基本权利应该得到尊重。

  他在上任后的第一个春节,就打开狱门,让囚犯在除夕之夜回家与家人团聚,归监之日,囚犯无一借机逃走,统统如期回来。元宵节时,他则让囚犯梳洗穿戴整洁,由狱官统一带到城北河桥上观花灯,体会“绕县笙歌”的欢乐景象,给黑暗的牢房带来一丝光明。这就是遂昌民间传颂至今的“遣囚度岁”和“纵囚观灯”事件。使得囚犯及其家属感恩戴德,力求洗心革面。一连几年,遂昌的社会治安得到了根本的好转。

  后来汤显祖在《牡丹亭》中写到的升平景象“山也青,水也清,人在山阴道上行,春云处处生。官也清,吏也清,村民无事到公庭,农歌三两声”,正是出自他在遂昌的经历。

  他施政不忘以情感人、普惠百姓,但惠百姓势必损害及权贵和豪绅之既得利益,因而后来他受到了地方恶势力的诬陷和围剿,于是在1598年不得不愤而弃官回乡。

  汤显祖归隐老家临川后,无官一身轻,于是尽将深情寄戏梦,潜心创作戏剧圆梦想。他修建起玉茗堂,玉茗即白山茶花,以其高洁隐喻己之情操。他在起居、写作、会客、家宴之余,还辟出排演戏曲的舞台,曾亲自在玉茗堂指导伶人排演“临川四梦”,成为我国古典戏曲导演的拓荒者。汤显祖后半生的戏曲活动,乃至宜黄海盐腔戏曲的发展,都与这玉茗堂有关。“临川四梦”中的三部戏《牡丹亭》、《南柯记》、《邯郸记》都是归隐之后完成的,文字创作所花的时间,加起来才3年多,而从事戏曲演出活动,整整耗去他近16年的光阴,直至终老。

  汤显祖创作的戏剧,部部言情,折折有爱。比如:《牡丹亭》讲的是江西南安郡太守杜宝的女儿杜丽娘,梦见少年书生柳梦梅。从此她天天相思,不幸得了场大病死了,葬在浙江临安(今杭州)。三年后,柳梦梅去考试路过临安,拾得杜丽娘的自画像,于是和她的鬼魂相会,并掘墓开棺,使杜丽娘起死回生,两人结为夫妇。可是,杜宝却竭力反对。后来柳梦梅中了状元,杜宝才在皇帝做主的情况下,最终认了这门亲事。

  《南柯记》说的是书生淳于棼在梦中来到了大槐安国,被召为驸马,和瑶芳公主成婚。淳于棼后来当了南柯太守,很有政绩。不久外族入侵,公主受惊,不幸死亡。淳于棼被遣回乡,于是大梦方醒,淳于棼从此皈依佛道。

  《邯郸记》演的是卢生在梦中娶了有财有势的妻子崔氏,中了状元,为朝廷建立了功勋。奸臣宇文融虽然不断地算计、陷害他,但奸臣最终被杀。卢生做了二十年宰相,享尽了荣华富贵。后来睡醒,才知道是一场黄粱美梦。

  《紫箫记》(后改为《紫钗记》),反映的是一个叫霍小玉的女子与李益的爱情故事。

  汤显祖倾情写完“玉茗堂四梦”后,便把主要精力放在舞台艺术的创造上。他亲自参加江西地方戏曲宜黄戏的导演工作,组织宜黄剧团到各地演出,宜黄戏演员最多时发展到一千多人,影响极其深远。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在“临川四梦”中每每隐含着汤显祖自己的影子。纵观人世间,惟一情字了得:爱情、亲情、友情、人情、冤情、豪情......事事总关作者心情!汤显祖将自己的至情至性付诸戏剧主人公,演绎得淋漓尽致。《牡丹亭》里的一句台词如是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可以说这是汤显祖一生追求真性情的真实写照。

编辑:汪建新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