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古镇凤凰
2018-07-24 08:59:39 来源: 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张小华

  朋友刚从凤凰回来,对我说,不好玩。没法想象,你当年居然在那里呆了那么多天。

  我笑着对她说,你觉得不好玩,或许是因为没有我同行,亦或许此时的凤凰,已不是彼时凤凰。

  我去的时候,到吉首的高铁未通,机场离古城好远。嗯,我硬是坐着绿皮火车去了。

  那是2012年。

  或许明天回来

  细雨一直不停,但沱江那碧绿的水如同凝固的翡翠,并没有因为细雨而荡起涟漪。一条条停泊在码头的渡船,如同一只只水鸟。而真的水鹰,又懒懒地倚在船上,那份悠然自得让我有点羡慕嫉妒。

  不论是刚好在吃着湘西的面粉,还是走在这雨中的青石板路上,迎面就有阿婆问:“阿妹,坐船么?”我一时回不过神来,就有第二句:“阿妹,喊你哩!”然后就跟着上了船。

  随着老船夫撑篙的节奏,船也开始“吱吱呀呀”地唱,悠闲地飘向前去。沱江不再凝固了,一圈圈就那样荡漾开来。船夫一个猛地跃起,再缓缓降落敲打在江面上,细小的水纹便更加密密麻麻。

  阿公对沈老有着特殊的感情,小船慢慢经过沈老的墓前,阿公说,我们感谢他,有了他才让凤凰变得出名,阿公会说到他的《边城》,也会说到沈老的生平。

  当然也说到江边刚建的排屋。阿公说,房价很贵呀,现在买一平方米的钱,从前能买一整幢。

  我突然就微笑了,想起我刚毕业时呆过的那个小镇,和小镇上的人。

  细雨轻轻地打在吊角楼的倒影上,阿公的桨声并不能惊动在岸边捣衣的湘女。

  下了船,坐在自己房间的阳台上。一口湘西的米酒,微甜,独自凭栏。楼下的游客举起相机,你在看风景,人家在看你,彼与此都忘了身在何处。细雨中沱江的清晨烟雾笼罩,在阳台的吊篮里晃悠,就想起,是谁,背着谁,走下了吊脚楼,又走到了哪里,走了多久,有没有一起走完人生路。

  清晨的沱江依旧如此安静,我连呼吸都不敢大声。酒还未喝完,已经有一生醉老在这烟雾里的念头了。

  不知怎的我就想起翠翠,还有他的爷爷。

  她是在怎样的码头,等待他的归来呢?

  他或许永远不回来了,或许明天回来。

  明天一定会回来。

  买花么

  买花么?

  在虹桥上,在巷子里,在沱江边。

  阿婆拿着手中的花环:“新鲜的花儿,今儿早上刚摘的花儿,阿妹,买一束戴戴吧。”

  许是每天下雨的缘故,花环上的水珠真像是早晨的露珠。

  许是真的露珠呢,跟着清晨的雨才又变成水珠。

  记忆中很多地方,都有这样卖花的阿婆。

  “栀子花,白兰花,要哇?”那是上海的地铁口,阿婆绕几圈细铁线做成的一枚枚的花坠子,整齐地码在箩筐前的蓝布上,远远地就能闻到那清香。

  成都的阿婆卖的是黄槲兰,其实我到现在也没分清黄槲兰和白花兰的区别,许是真的同一种花?在成都的商场门口,我闻着白兰花一样的淡香,看到白兰花一样的清素,问,这是啥花?阿婆说,“黄槲兰呢,买一串吧?”

  凤凰的阿婆手中的这些花环,花色多样,像是哪个花圃里长的,但总又感觉不是,亦或他们家的庭院里,都栽着花?我没再问这是些什么花,也没问是哪里来,阿婆们好象很抗拒其它的交流,也用手势示意不准拍照。走得近了,整个筐子或者篮子里,花儿成堆的簇拥着,倒显得很是热情。

  我每天买一束,每天戴不同的花环,但一直没有比第一天买到的那个更中意。那是一个纯米色的花环,一看就感觉是野花,而且对我来说,这花也是不知名的。我在买的时候问了是什么花,阿婆这次倒是说了,可惜我没听懂。后来几天就再也没碰上那么素淡的花环了,那个卖纯米色花环的婆婆,我好象也没有再碰上。

  每天戴的花环我都舍不得扔,放在房间里,临走的时候居然心生牵挂了。

  买花么?买花么?回来后还是常常在耳边响起这样的声音。阿婆的厚厚头巾下银丝应有几根呢?红颜尚且弹指老,花儿更是刹那芳华,这既已摘下,买来戴着亦是它的最好归宿了。

  买花吗?买吧,就现在。趁现在。

  夜凤凰

  夜凤凰或许比白天更美,更媚,更多元。但是我的手机在夜晚已发挥不了作用。

  虹桥依旧是中心,前后左右的街道,酒吧一条街,美食一条街,烧烤一条街,夜市一条街,爱逛哪逛哪。爱怎样怎样。

  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只是逛逛,在沱江边,看着,听着,那过往的人群。

  流浪的歌手一边唱着,一边招呼:露天的酒吧,坐坐吧,啤酒二十元一瓶,买一瓶啤酒送歌一首,可以随便点,都会唱。坐下吧,朋友们,别让我的啤酒过夜。

  我就这样坐下了。拿着一瓶啤酒,听着旁边的红男绿女跟歌手聊天,喝歌。

  人围着越来越多,渐渐地抵挡了江边这夜晚的寒意。

  每首都是那么熟悉的旋律,喝着啤酒点了歌又听着的他们想起了何事何人?还是在这一时忘却了何事何人?

  我一直没有请他唱什么歌,我只是来坐坐的,只是觉得白占着场地不好意思,所以也我买了啤酒,放着,没有喝。

  就这样过了许久,歌手说:点一首吧。毫无准备的我,脑子里在刹那间冒出来的,是《白月光》。

  于是他开始轻轻弹唱: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而此时的江边并无月光,有的只是陀江两岸的灯,而我的小脑袋瓜子也早就跳跃到张爱玲的那未娶的白玫瑰,白得还是那样的“床前明月光”去了。等回过神来,歌手已经唱完,转向其他人了。不知道他会呆在这古镇多久,会转向另一个地方吗?这种小生活也很美好吧?我们有多少人也曾蠢蠢欲动,既然不能仗剑快意江湖,背着吉他走天涯也很不错。

  灯光完全没有暗去,可是夜应该已经深了。我站起来往回走,离开人群,江边的风渐渐有些凉意。

编辑:汪建新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