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总站浙江在线
桃花岭:古迹满岭 缀玉联珠
2018-01-12 09:02:00 来源: 浙江在线-中国缙云新闻网 作者:通讯员 麻松亘

  千年驿道说不尽的传奇故事

     桃花岭,是一条驿路官道,是一个军事要隘,是一段繁华商道,更是一条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森罗万象的文化长廊。

  古迹满岭,缀玉联珠。桃花岭上的荆(金)坑村内,有古冯公庙、石拱桥和判庭,判亭是因古时常有百姓在此官道旁拦轿喊冤,官府就在此处设判亭,供过往官员临时审判用;此外还有驿铺、烟墩、公馆、店铺、旅舍遗存或遗址。前行五里到桃花岭脚,村口有亭,继有古街数十米,房舍为店铺、旅舍模样。

  过村不远,岭旁有荆山,海拔290米,相传为轩辕铸鼎之地;山麓古有五代古刹荆山寺。攀岭五里到半岭,有清嘉庆廿四年(1819)重建的庆善寺,存古匾、石碑、楹联数件。前行,有岩形似公鹅之头,俗称“公凸头”,村已迁毁,相传系浙南的“梁祝”故事中高机与吴三春相会和殉情之地。沿岭再行五里,到外隘头,海拔650米,村口有七干丛生、高9米,冠幅12米的千年银杏树,俗称“七姐妹”;古时有烟墩,系急递铺的信号台,旁有营房,驻铺兵专司其职,故曾名“烟墩头”;村舍夹道而建,留存有公馆、店铺和瑞士传教士避暑别墅旧址,默默给人们启示昔日的热闹和繁华。出村西南行,路旁有天师殿,祀唐葛周三真人。

  旋过底隘头,出村越夹岭竹林,见“桃花洞”,上建魁星阁。穿桃花洞石隘门洞,左厢有庙,额“崇景寺”,俗称“关帝庙”,正殿祀关公,后殿祀陈十四夫人,偏殿祀桃花娘娘;庙内有古碑5通: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浙江巡抚觉罗琅撰并书的《重修桃花洞关圣帝君庙碑记》,道光廿七年(1847)处州知府桐城方秉撰的《桃花洞记》,咸丰元年(1851)署理处州府知府徐相撰的《桃花洞存田碑记》,同治九年(1870)缙云知县徐炽烈撰的《重栽桃花记》,同治十年(1871)处州知府潘绍诒为故儒童叶秀檀妻沈氏立的《义冢全碣文》;寺南有屋数间,系官府所设的驿铺官舍。桃花洞海拔690米,是桃花岭最高点。南行数十米,路旁有大冢,立“愍劫合冢”碑。再南行数十米,立丽、缙分界碑,过此即进入古丽水县境。

  愍劫合冢——战争苦难的缩影。”愍”:哀怜,同情;“劫”:浩劫,大难,这里指“长毛反”劫难;“冢”:坟墓。“愍劫合冢”位于桃花洞南约五十米古岭旁,俗称“千人坟”。事因清咸丰八年(1858)至同治元年(1862)底,“长毛”(太平军)和清军、民团在桃花岭一带对峙激战,死伤无数,尸骨遍野,虽屡有死者家人上桃花岭寻找尸骨,抱归安葬。直到同治十年(1871),岭周仍然尸骨四散。南乡绅士沈怀洛等心怀悲悯,捐埋遗骸三百十六棺。时有吴岭叶秀檀,娶妻沈氏,生一女三子。咸丰十一年(1861)十一月初七,长毛过桃花岭,合家六口俱被抓捕。当夜,沈氏与夫逃出,而女儿和次子、三子已被杀害。十七日,长子由丽水太平庄人救回,亦因惊吓病死,叶秀檀悲卒。一家六口,仅存沈氏。沈氏痛己之余,心生哀怜,遂助祭田贰亩肆分,作永远义祭之需。清光绪处州知府潘绍诒,为沈氏善举撰文勒石嘉之,碑存崇景寺内。

  小洋房——中外文化友好交流的见证。外隘头村后山脚有一座别致的两层白色小洋房,为民国初期住缙云县城传教的瑞士神父玛克德主持建造,因玛克德等欧洲传教士须发皆红,故当地百姓俗称小洋房为“红毛屋”。当时,除现存小洋房外,还建有礼堂、厨房、牛栏、小凉亭,挖有水井、池塘,辟有菜园,四周筑起围墙,占地逾一千多平方米。每年炎夏,丽水、缙云一带的欧洲传教士,都可来此避暑、传教。三开间两层楼的小洋房坐东朝西,平面呈长方形,正中轴线又突变为稀有的六角形,在山乡民居群中鹤立鸡群。

  玛克德不仅尽力传教,而且热心地方公益事务。民国十一年(1922)六月廿一日,缙云发生特大洪灾,全县赤地千里、哀鸿遍野。玛克德任缙云义赈协会会长,利用基督教会,积极参与赈灾。缙云山歌——《大水歌》有:“十一月时节腊梅开,姓马大人贴知会;贫穷灾民来领米,寒衣棉被也放来。”其中唱到的“姓马大人”就是指玛克德。

  县城同善桥也毁于这次洪水,行旅十分不便。玛克德组织人员画出铁桥图纸,作出详细预算,并向旧处属华洋义赈支会争取到银元一万三千有奇,加上往年工赈余款七千元之,尚不敷六千元。于是,他于十三年(1924)冬携带铁桥图纸,拜访知县桂铸西,建议发动士绅筹捐,桂知县立即捐出银元二百,亲自撰写《缙云华洋同善桥募捐启》,县内士绅纷纷响应募捐。架桥事务紧锣密鼓,次年底即桥成,改名“华洋同善桥”。

  玛克德带来的传教士中,有位荷兰老太,人称苏教士,是妇产科医生,是她最早把西式新法接生带到缙云。有一次,她去丽水接生,被日机炸弹炸断一只手,再也无法亲自接生。于是她就把妇产科全套技术教给为玛克德带小孩、管家务的朱宝群,使之成为缙云数十年内最为著名和信赖的产科专家——“金师母”。

  一路桃花一路诗。桃花岭上,悠悠岁月,匆匆过客,或有感而发,或触景生情,墨水和着汗水,留下了大量珠圆玉润的诗词。选入2008年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栝苍古道》的诗词就有111首,而其中描写括苍驿道缙云境内路段——桃花岭上风物的多达88首,真可谓一路桃花一路诗。

    桃花岭之诗,言其高险者,如唐代顾况“寻桃花岭潘三姑台”诗云:“桃花岭上觉天低,人上青山马隔溪”,登上桃花岭,似乎与天已经迫近,桃花岭真高矣。北宋徐熙“桃花岭”诗云:“诸岭桃花岭最高,冰枯泉脉草身蒿。四山相并疑无日,若是南山雪不消。”岭旁之山如果“相并”,就看不见太阳;山虽朝南,但雪不融化,桃花岭的陡峭跃然纸上。南宋李洪“前行路难冯公岭作”诗云:“君不见冯公之岭摩苍天,危梁峻坂相属联。樵夫跬步不得上,仰视悬石势欲颠。下有飞泉泻鸣瀑,舂撞岩窦汇山麓。飞流溅沫冰雪寒,萝茑荒林猿伏。傍穿鸟道人踪绝,怪石虎踞苍崖裂。扪参历井路屈盘,九折羊肠车轴折……”桃花岭高陡险峭,可谓有口皆碑。但清代大文人袁枚过此岭道,却轻松自在地吟道:“十里崎岖半里平,一峰才送一峰迎。青山似茧将人裹,不信前头有路行”(“山行杂咏”),估计是坐轿而行的吧?

  写其秀美者,如南宋曹豳“冯公岭”:“村南村北梧桐树,山前山后白菜花……。”南宋楼钥“冯公岭”:“百级山田带雨耕,驱牛扶耒半空行”。元许谦“冯公岭”:“……午店烟生野饭香,阳坡日近梅花发……”明樊阜“冯公岭道中”:“……红树村村雨,青山片片云。野桥松板压,岩溜竹筒分。日落人行少,时参鹿豕群。”清陶士霖“桃花隘”:“……松间云,水面石齿齿。松声复水声,喧嘈听聒耳……五里一兰若,十里一山市。间以桃花林,春风斗丹紫。修竹亦葱茏,芳草亦鲜美。疑入武陵源,问津当在此……”

  桃花洞木偶戏。木偶戏古代又称傀儡戏,缙云民间俗称“木头戏”。是由演员在幕后操纵木制玩偶进行表演故事的戏剧形式。表演时,演员在幕后一边操纵木偶,一边演唱,并配以音乐。根据木偶形体和操纵技术的不同,可分为布袋木偶、提线木偶、杖头木偶、铁线木偶等。

  上廷坑村张洪光木偶班,曾常住桃花洞表演,也受邀到各地演出,他表演的木偶戏属于提线木偶。提线木偶古称“悬丝傀儡”,由偶头、笼腹、四肢、提线和勾牌组成,高约两尺。偶头以樟、椴或柳木雕成,内设机关,五官表情丰富;竹制胸腹,手有文、武之分,舞枪弄棒,把盏挥扇,妙趣横生;脚分赤、靴、旦3种,勾牌与关节间有长约3尺的提线,基本提线在5条以上,据木偶动作需要取舍,做特技时要增加到30余条。

  木偶戏的“演员”是双重的,真正当众演出的是“木偶”,木偶造型既是由人雕绘成的戏剧角色,又是为人操纵的戏具。木偶人表演各种舞蹈身段及武打技艺的水准,完全取决于艺人的操作技巧,这是提线木偶表演艺术水平高低的关键。木偶戏演出时人员少、花费廉、小型简便,既热闹又实惠,深受群众欢迎。

  山歌。唱山歌是古时桃花岭一带山民常见的文化娱乐方式,山歌里包含了丰富哲理、地理、历史和生产、生活知识,因此也就成了下层民众的一种文化知识教育方式。山歌幽默诙谐,赋予了自己生产、生活的浪漫色彩。有桃花岭地方特色的山歌如:

  “山歌头”

  山歌不唱肚里陈,棍棒不打上蓬尘。

  快刀不磨变块铁,大路不走草结屯。

  快刀会磨白如雪,大路会走草两边。

  棍棒越打越软棉,山歌越唱越新鲜。

  “山头娘”

  黄头发,黑脸相,手脚粗糙树壳样。

  稻草铺,黄泥墙,竹编门窗蒲笼箱。

  软草窝,棉被盖,枕头还用松树块。

  苎麻衣,土布裤,稻草做鞋也牢固。

  天—亮,番莳香,丈夫起早去种山。

  山头娘,背篮,背上囡儿赶牛羊。

  山坡上,牛和羊,肚皮滚滚象鼓样。

  青草坛,小孩玩:野花野果喷喷香。

  山头娘,山歌唱,上山下垅笑哈哈。

       故事传说。民间故事传说,是人民群众集体口头创作、口头流传,并不断地被集体修改、加工的民间文学。在括苍驿道沿途,流传着许许多多的故事和传说,它是劳动人民智慧、感情和意志的本质体现,也是劳动人民要求、愿望和理想的真实反映。

  “浙南梁祝”、中国版《罗密欧与朱丽叶》——《高机与吴三春》。“高机与吴三春”这个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说的是龙泉富商吴员外重聘平阳织绸能手高机来家织寿屏,吴员外独生女吴三春与高机日久生情,私定终身。他们深知这必定会遭到讲究“门当户对”的吴家反对。高机因母病告假,三春遂私自与之同往。吴员外在温州江心屿将两人追获,旋以“拐骗良家女子”为由将高机送官治罪。一年后,高机出狱,探知三春寄居缙云舅母家,即乔装成卖绡人前往寻访。

  三春见到高机,因碍于舅母监管甚严而不能畅诉衷肠,偷偷将书信和金元宝藏于麦饼之中,由丫环将麦饼藏入高机绡笼。高机以为三春变心,拂袖而去,跌跌跄跄来到桃花岭。他愤恨交加,又饥渴无力,经过公凸头时跌倒在地,绡笼翻倒时一个麦饼滚到高机身旁,高机顺手把麦饼掰开一看,见饼中夹着三春的绝命书。高机愧悔无地,气塞成疯。适逢三春花轿到达岭头,高机闯到前轿,掀起轿帘,见三春早已用剪刀自刎身亡。高机悔恨交加,立即抱起吴三春,跳下山崖,顿时化作两只彩鸟,双双飞入桃花丛中。

  高机与吴三春”的故事在流传过程中,人们虚构出或美满团圆、或凄惋殉情两种截然相反的结局。前期的曲艺与民歌唱本,多以或双双逃居他乡恩爱度日,或两人逃居他乡后生子高中探花,或高机被温州知府收为义子热闹迎亲,或在丫环林聪机智帮助下三春出逃桃花岭与高机相会大团圆的喜剧结尾。后期的戏曲唱本,多以悲剧为主调,侧重强调高机与吴三春坚贞不移的爱情,或以高机见吴三春自裁于花轿之中而发疯后跳江自杀,或在桃花岭上吴三春见高机绝望自刎而毅然吞下断肠草徇情为结局。其不同结果,是每个作家不同创作思想影响的结果。

编辑:陈革林

标签: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缙云县广播电视台主办 中国缙云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80242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0008000006 | 浙新办[2004]52号 | 浙ICP备05056324号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