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缙云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缙云新闻 >> 经济新闻 进入好溪论坛
壶镇与新碧 金融危机下的相互追赶
http://www.jynews.com.cn   中国缙云新闻网   来源:   2009-04-03 09:21
  一个是自主发展经历岁月累积而成,一个是招商引资横空出世。

  一个是工业发展史上闻名遐迩的工业重镇,一个是“无中生有”迅速成长的“工业新贵”。

  壶镇与新碧,是缙云工业发展的两种截然不同模式。或者说,它们也代表了工业化进程中,本地自主产业与外来产业相互交织与碰撞而划过的轨迹。

  2009年,在金融危机带来的从未经历过的困难与机遇面前,这两个工业区块各自开始努力寻找新的发展模式与方向,以求率先走出危机的阴影。

  2008年年末,壶镇和新碧的工业总产值均在70亿元左右,占据了整个缙云县70%以上的份额。如果做一个横向对比的话,除莲都区和青田县外,这两个工业区块的工业总产值几乎都与丽水其他一个县(市)相当乃至更强。

  至此,缙云工业的双引擎形成。

  而在缙云看来,依托着这两大引擎,一个“东西齐飞”的格局已到来。

  “壶镇与新碧在金融危机下的相互追赶蓬勃发展,必将为缙云的工业带来新的‘春天’。”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吕唐镇说。

壶镇要招商 建立产业转移区

  一条35省道自南向北蜿蜒着在壶镇心脏地带穿过,与刚刚建成通车的台缙高速公路在壶镇西北部交汇,写出了一个大大的“几”字。

  站在这条由来已久的省道无论向西或是向北边看,一片片低丘缓坡地带蔓延开来,一如这些年来的模样:蕴藏着勃勃生机,却又展现得略显杂乱与偏僻。

  尽管现在金融危机肆虐全球,但是,当2009年到来的时候,再来看这片低丘缓坡地,壶镇镇的各位领导们依然禁不住心情激荡。

  “着落于这几千亩的土地,壶镇将迎来第二次创业。”壶镇镇分管工业的副镇长邵东明略显激动:“在这块土地上,壶镇将进行历史上第一次的对外大规模招商引资。”

  按照缙云县的规划,这块沿35省道(磐缙路)呈L型分布的10000亩中,将有超过8000亩的土地属于工业用地。而且,未来矗立在这块土地上的企业“资金来源以外资引进为主,地方自筹为辅”。

  站在整个缙云县的角度来看,这个区块位于缙云县东北部,好溪上游,壶镇镇境内,与永康市、缙云县东方镇接壤,距离县城25公里。位于该区块南面的台缙高速公路刚刚建设完成投入使用。

  “区位条件有多优越?现在从永康到壶镇和到新碧,路程是一样的了。这里与台、金、温地域相邻、人文相近、交通便捷,对承接三地的产业转移十分有利。”县经贸局一位工作人员分析说。

  金融危机的阴影下,这块土地有一个新的名称:缙云产业提升转移区。这个名称再次生动地体现出壶镇人“敢创、敢冒、敢干”的性格特征。

  “在这块土地上,我们将实现强化工业平台支撑,促进产业集聚,推动块状经济向产业集群发展,做大做强壶镇副中心城市等等许多目标。”邵东明说。作为实现这些目标的第一步,这片土地承载的第一个直接任务便是:推动壶镇五大支柱产业之首的带锯床产业实现“从带锯床到锯床”的突破。

  与这个全市首屈一指全国赫赫有名的“工业强镇”几十年来的发展轨迹截然不同的是,为实现这一次的雄心壮志,壶镇将改走对外招商引资的“新路”。

  “这么些年来,壶镇工业的发展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因为壶镇自己的企业用地要求都时常得不到满足,哪里有地留给外地企业。”壶镇的企业家们评论说。

  而且,在壶镇工业发展历史上,一旦这个产业转移提升功能区正式开始启动,这也将是该镇这么多年第一次由政府主导、推动,自上而下进行的工业化进程。

  正因为如此,这个功能区才能在壶镇上下赢得两个相当一致的评价:“第一次这么干”、“壶镇工业的第二次创业。”

  “建立这个功能区,壶镇上下非常兴奋。”邵东明说。

壶镇与新碧 两大引擎 东西齐飞

  壶镇要对外招商引资,新碧则要完成产业积聚,新形势下,缙云的两个工业引擎将再次掀起新一轮的良性竞争。

  壶镇镇是丽水的工业重镇,缝纫机、带锯床、工刃具、棉纺织和建材金属为五大支柱产业,是“全国重要的家用和工业特种缝纫机生产基地”、“全国最大的带锯床生产基地”和“浙江省机床工具品牌商标基地”。2008年,壶镇实现工业总产值68.4亿元,产值超亿元企业11家。

  新碧是丽水的北大门,位于这里的浙江缙云工业园区是缙云县承接发达地区产业转移和经济辐射的主要平台,是整个丽水最具有发展前景与活力的地区之一,已形成以汽摩配、五金机械、照明电器、新材料等行业,是缙云工业经济的主要增长点。2008年,新碧实现工业总产值73.11亿元,同比增长59.8%,产值超亿元企业20家。

  而且这种“东西齐飞”的格局在未来几年还将更加明显。金融危机下,两地不约而同地逆市奋起,制定了高速增长的指标。

  按照两地的2009年目标,壶镇2009年努力实现的工业总产值是82亿元,而新碧园区是95亿元。壶镇理想的增长速度是21%,而新碧则把眼光瞄准在30%上。2009年壶镇力争实现的固定资产投资是4亿元,而新碧是9亿元。

  在对当地税收的贡献上,两地的重要地位同样明显。2008年壶镇的财政收入达2.2亿元,新碧则首次超过1亿元。2008年,壶镇工业对地税的贡献是5565万元,新碧则迅猛增长,一举突破2000万元大关。“整个缙云纳税前十强的企业,十有八九集中在这两个地方。”吕唐镇说。

  在这些数据背后,壶镇工业的整体目标是打造缙云“副中心城市”。同样,新碧工业园区提出了一个口号:“建缙云的工业新城”。

  比较这一组组数据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不过,在整个缙云看来,两地在未来的几年中还将拿出一组组更强势的数据。

  “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壶镇工业的产业基础扎实,产业特色突出,创业氛围浓厚,企业管理体制开始完善,营销网络遍布全国,再加上壶镇日益完善的交通条件,这注定了壶镇的招商引资将在一个相当高的起点上进行。”邵东明说,“而招商引资是迅速扩大经济总量的切实有效途径,未来几年,壶镇工业一定会有一个爆炸式的增长。”

  而在明确了园区的主导产业以及由此制定的招商引资方向之后,新碧认为,“如果说在之前的7年中,新碧工业园区是在一级公路上疾进的话,那么今后几年这个园区极有可能在高速公路上飞驰。”

新碧要积聚 培育主导产业

  在壶镇敞开胸怀时,主动借鉴学习新碧的成功经验时,新碧也开始了对园区发展的新规划。

  “从现在开始,新碧工业园区不仅仅要围绕园区的主导产业继续招商引资,而且要把园区内的龙头企业培育做大,要把园区的支柱产业做强。”新碧工业园区副主任樊海洋说。

  这像极了壶镇10年前的发展轨迹:在经历了遍地开花的创业后,新企业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然后这些企业开始了发展壮大,最终形成了龙头企业和支柱产业。

  不过,新碧断然否定,“培育主导产业和龙头企业”是“向壶镇学习的结果”。“这不过是工业发展的必然阶段”。

  如果一定要在这上面对壶镇和新碧进行对比,我们只能说上一句:在发展阶段上,有着30年岁月沉淀的壶镇走在前面,但是新碧的起点要远远高于壶镇。从壶镇身上,我们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整个丽水工业之痛———总量太小是多大的遗憾。

  7年之后回过头来看,新碧的的确确是“在一张白纸上画出来的新作”。而在这7年时间里,新碧工业发展轨迹事实上已经拐了两个大小程度不同的“弯”。

  2006年,新碧工业园区从县级工业园区晋升为“省级工业园区”,伴随着这个改变,新碧的招商政策发生了一次变革:之前“不准缙云当地企业入园”的“游戏规则”被废。打破了这个门槛限制之后,一批缙云企业搬迁到新的园区并且迅速成为整个工业园区的骨干企业。到2008年年底的时候,土生土长的欧蒲照明成为园区内第一家纳税超千万元企业。

  2007年,新碧工业园区的招商环境和招商政策再次发生了“完全相反”的变化。“2007年之前,我们的招商工作可以说是‘两眼一摸黑’,有大量的土地等企业来入驻,那时候只要是企业我们都欢迎;但是2007年之后,我们招商有了非常明确的方向———重点选择新材料领域的高技术含量企业。”樊海洋说。

  这个方向在2009年金融危机来临的时候显得更加坚定。对于未来招商,新碧工业园区提出了更加明确的选择标准:瞄准江苏、广州、四川、杭州等重点区域,积极争取引进上规模、上水平的行业性龙头企业。

  而在之前,新碧工业园区的企业有70%以上是来自永康。两者对比,可以清晰地看出,新碧在经历7年的发展之后,开始力争走出“梯度转移”的“跟进模式”,希望以“向上游转移”的方式打造出工业园区的特色———成为全国的五金工具原材料供应基地。

  培育主导产业。在这一点上,新碧再次与壶镇已经划出来的工业发展轨迹不谋而合。放在全市工业化进程的大背景下来看,新碧能在7年的时间内明确如此之大的跨越方向,壶镇耳濡目染的“引导”之功绝不会低。

壶镇的转型升级 浙西南机床生产基地

  与新碧大力发展“无中生有”的新材料产业相对照,壶镇则在这场金融危机肆虐的时候,努力开始了一次力度从未有过的转型升级。

  因为带锯床行业的转型升级工作几乎走在金融危机来临之前,并取得切切实实的成绩,所以在2009年,这个产业的转型升级被列为重点项目。

  2007年开始的时候,带锯床这个壶镇自主发展了十年的特色行业拐了一个弯。

  如果说前10年,这个行业逐渐赢得了市场的话;那么,在这两年,这个行业开始赢得了尊重。

  当年抢占市场份额的时候,整个缙云谈及带锯床时最喜欢提到的数据是“我们占据了全国60%的市场”,后来,这个数字变成了“三分之二”。在赢回尊重之后,这个行业最津津乐道的事情变成了“我们拥有市场定价权”、“缙云带锯床不断刷新全国新记录”。

  对于这个“拐点”,企业感触最为直观。缙云带锯床行业协会秘书长吕巧良形容这些企业家们的感受说,“大家终于感觉到扬眉吐气了”。

  吕巧良说的是以前的时候业界总是认为缙云带锯床档次低价格低质量差,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同行开始刮目相看。

  2007年下半年,在一次全国带锯床行业会议上,浙江雁荡山机床有限公司董事长公开对全体同行们表示:不要再说缙云带锯床价格低质量差,大家看过之后就会明白,缙云带锯床不服不行。

  支撑这个“不服不行”的是两个事实:在全国带锯床行业协会不到20家的会员单位中,来自缙云壶镇的企业独占11家。“开会的时候就好像到了壶镇,缙云话随时响起。”李新富说。

  另外一个事实是,2008年以来,缙云带锯床开始不断刷新记录:整个2008年,壶镇的带锯床企业连续三次刷新全国最大的带锯床记录。

  然而,在刚刚“赢得尊重”的时候,金融危机不期而至。从200810月份起,这几个月时间里,壶镇“从未亏损过”的带锯床行业进入了一个波谷期———产品难销,企业半停工现象纷纷出现。

  不过,也正是这场金融危机的触动,这个行业定了“加快转型升级步伐”的决心。

  “进入2009年以来,最先从低谷中缓过劲来的都是那些技术特色最鲜明的企业,这让大家更明确了产品升级技术升级的重要性。”吕巧良说。

  而在壶镇看来,这一次的转型升级还将有更大层面的突破。“我们已经占据了全国三分之二以上的市场,但是产值也就这么多。但是,如果我们能实现从带锯床到锯床的突破,那么未来的空间将一下变得海阔天空。”邵东明说。

  所以,2009年的时候,壶镇的带锯床定下一个新的目标———努力实现从“全国带锯床生产基地”到“装备制造业基地”的转变。“而且,组成这个产业的龙头企业除了壶镇本地企业之外,还将有招商而来的外地企业。”

两地的企业家们 信心与执著

  历经多年的积聚、成长、发展之后,壶镇企业家们不约而同地开始大兴土木。

  200810月中旬,锯力煌的新厂房已经初具雏形。一幢俄罗斯风格的专家楼,一幢同样风格的职工宿舍,再加上一扇耗资200多万元的场区大门,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带锯床生产车间”。锯力煌的这个新厂房何止是豪华,简直就是让人咂舌。

  据李新富介绍,这个新厂房占地118.84亩,总投资已经超过6000万元,其中20多台行车全部安装完毕。最让他得意的便是那个“世界上最大的带锯床生产车间”:建设费用投资大概在2000万元左右,建成后足以满足世界各地特种锯床的订单需要。

  与锯力煌一样做出类似举动的带锯床企业还有晨龙锯床与伟业锯床。几家企业在兴建新厂房的时间上可能有着先后之别,但大都集中在这一两年之间;几家企业可能在厂房豪华程度上不同,但相同的都是在技术升级上花费了大量的心力与财力。

  与此相映成趣的是新碧园区的龙头企业在厂房的气派程度上同样毫不逊色:先进的生产车间、漂亮的宿舍楼、现代气息浓厚的员工健身场地,同样一个不少。

  刚刚经过几年积累甚至是刚刚投产的企业便在硬件设施上能与壶镇几十年的老企业相媲美,这不得不让人感慨后发优势的巨大。

  不过,接触新碧与壶镇两个地方的企业家们,依然能感受到他们细微却也显著的差别:

  新碧的企业家们大都是业内新贵,所以他们往往更雄心勃勃,同时也更多一丝的谦卑、直爽还有惶慌;壶镇的企业家们在历经多年的风雨摸爬之后,更多小心谨慎,也更多内敛沉稳与滴水不漏。

  新碧的企业家们更习惯讨论自己的企业优势与成长空间以及憧憬未来美好蓝图,壶镇企业家们则更熟练地从行业角度来不动声色地描述自己企业的不易和卓越以及对行业沉浮的考虑和应对。

  此外,壶镇的企业家们开始出现一个新群体“第二代企业家”。对于这个群体,吕唐镇称,“壶镇企业成功培育出第二代企业家,这是最让我感到欣慰的地方。”

  吕挺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今年刚刚35岁的浙江天喜集团的这位少帅2002年进入企业,三年之后开始正式打理天喜集团。“说最实在的”是这位少帅的口头禅。

  “十年一个轮回。经历了之前高速发展的黄金期,现在的调整在所难免。”在吕挺看来,现在的金融危机也正是抢占市场的好时候。

  少年老成、稳重、不轻狂,这是壶镇对第二代企业家的整体评价。但在另一方面,这批高学历的“初生牛犊”们却也压抑不住自己求新求变做大做强的勇气和决心。

  “说实在的,我们不奢望几年之内赶超苏泊尔,那样的成绩和技术实力不可能是几年之内能做到的。但是在外贸方面,天喜也有自己的优势。”吕挺说。对于现在企业管理,年轻人则坚持自己的“简单直接”原则,“我就跟员工说两句最实在的,‘如果是你自己买的压力锅,你想要什么质量的’;‘无论是利润指标还是市场指标,拿出成绩单来说话就行了’。”

  可以想象,随着时间的推移,类似吕挺这样的第二代企业家还将更多地出现在壶镇的企业中。关于这一点,壶镇人自己的评价是:“以前的时候,壶镇人不喜欢接自己父亲的班,往往是自己再办一个企业。”对此,吕挺们的解释是,“以前那样的企业规模,当然不想接班;有了现在这样的企业,自然就愿意接手继续干下去了。”

  对此,如果从市场层面来解读就是,经历了遍地开花似的尝试之后,壶镇的企业家们开始选择了传承与坚守。

  未来的时间内,壶镇与新碧的竞争显然还将继续下去。只是竞争的主角或将成为这些第二代企业家们与新碧的行业新贵。

编辑: 汪建新   作者: 记者 卢庆红 尚雄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图片新闻
练好嗓子“斗村晚”
走进八尺村 探访百岁秘诀
缙云警察创作歌曲《缙云POLICE》
特别推荐
视听缙云